公投與選舉


我就直言了:絕大多數的人,對絕大多數的事情的暸解都可視為幾乎無知的程度,同時人們通常不知道自己無知的程度到底有多高。

人類世界作為一個複雜系統的基本原則是,極小的改變可能足以產生極大的影響,大刀闊斧的改革也可能毫無效用。在一個領域內下決策所造成的影響力,大多數時候都會向外溢出到其他領域,這使得你站在不同格局下所得出的結論常會互相矛盾,而且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所站的格局是否足夠大。

一個我喜歡舉的例子是,那些初學經濟學、特別是讀了一點亞當斯密的人總喜歡質疑:「為何政府要干預經濟,不完全開放市場自由?」但歷史告訴我們,太過自由開放的市場,很可能正是導致二十世紀初的經濟大恐慌,進而促成德國法西斯化、納粹崛起、二戰爆發的元兇。

問題在於,一開始誰想得到自由經濟可能會引爆世界大戰?

同樣地,能源議題、同婚議題、東奧議題,你真的認為你已經清楚暸解到,在公投中投出同意/不同意的那票,對社會整體可能會造成什麼影響嗎?

很多人在公投前一年才開始去暸解公投內容的相關議題,並且聲稱他們做了功課。但任何經歷過考試制度的人都知道,做功課不代表你考試就會拿一百分,資質不同的人做功課帶來的效益也不一樣。

在真實世界中,有做功課只代表你對這些議題的暸解比沒做功課的人多了那麼一點點,跟你對這些議題的看法是否正確沒有直接關聯,甚至連是否會提高正確的機率都有待質疑。即便你的看法是正確的,那也只是在某一個格局下正確,在另一個更高的格局下又是另當別論。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換到市長選舉也是一樣。我認為以下論述更接近事實:媒體和社群著決定著你會接受到什麼樣的數據,你也無從得知那些查不到的資料。你不是專家,你既不懂市府的真實運作,也不懂哪些政績應當歸功於誰,更不知道眼前的政治人物實際上是個怎麼樣的人。你認同別人整理出來的結論,往往只是因為它感覺很棒、讀起來很合理,而非你有進行獨立的思考和分析。

評價一個人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對於一個平時素不相識的公眾人物,只因為一些片面數據而死忠護航或言語攻擊,我實在難以苟同。資訊永遠不可能全面,但至少要暸解到片面資訊下的認知有多麽不靠譜,不要只會在課堂上談批判思維,在真實世界中卻毫無素養可言。

最後,一項決策究竟是對社會好,還是社會認為它好,是兩回事。有人在追求私利的同時促進社會進步,也有人做著被社會認可的事業但實質上對社會毫無益處。每個人可以有每個人的道德標準和價值觀,但認為自己的道德標準和價值觀強大到能無視現實世界的運作原理,那叫自以為是。

在討論之前,拜託謙卑一點,承認我們對大多數的事情一無所知。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

怎麼準備科學班甄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