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吵對話系列(二):雞與蛋的志願

馬鈴薯烘蛋示意圖
我的二男朋友前陣子在書店翻食譜時看到一道馬鈴薯烘蛋的菜,回到家買了材料想要嘗試,結果卻失敗了。然而因為材料還有剩,隔天做了第二次嘗試,終於達到能吃的標準,於是跑來向我分享,也因而展開了另一次的超吵對話。

「今天嘗試第二次烘蛋,不過好吃有餘,賣相不足啊~」

你以為烘蛋這麼簡單嗎?你太小看烘蛋了。」

「影片說要一直拌炒直到蛋都熟,但是一直拌不久變炒蛋了嗎?」

可能那顆蛋不想被烘吧,人家從小立志成為炒蛋。

「可是有三個蛋欸,難道他們一起立志當炒蛋嗎?」

是的,這就是蛋蛋之間的情誼。

「好討厭。我恨蛋們。」

這就是你的疏失了。你在挑雞蛋時,要先問問雞蛋:請問你的夢想是成為烘蛋還是炒蛋?如果遇到想成為烘蛋的雞蛋,你還要再問問它:你想跟我合作,完成最棒的烘蛋嗎?這叫做談判學,回去翻翻。

「可是蛋的做法有很多種欸,他等等跟為說他想當班尼迪克蛋怎麼辦?」

那就別理他,太奇葩的蛋是不會出現在菜市場的。你以為你在菜市場買得到健達出奇蛋嗎?不,想成為健達出奇蛋的蛋蛋們,都是從出生就立志要進到便利商店,不會在菜市場跟你這種人耗。

可以不要把健達出奇蛋講的這麼偉大嗎?好煩,我天真的以為天底下的蛋蛋們的第一志願都是烘蛋大學,但我錯了。」

你太二了,連蛋蛋都不懂,還敢自稱美食社第二把交椅。

好吵,難道你選的每隻雞都想當麻油雞嗎?他們可能想當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啊!」

不,但我知道去哪裡找尋想成為麻油雞的雞。而且,要是選到不想成為麻油雞的雞,我也會說服它,讓它知道成為麻油雞的美好。

「如果能被你說動的雞,代表牠對牠的夢想沒有堅持,這種雞做出來的料理不可能美味的。我覺得身為一隻雞最基本的就是堅持夢想,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我看就別自稱為雞了吧,會讓雞這物種蒙羞的。」

別說的好像沒有夢想是一件羞愧的事情。很多人類窮盡一生,都在找尋自己的夢想。在你這樣羞辱雞時,你有想到侯文詠嗎?沒有,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

「我不是指沒有夢想,而是改變夢想。想當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就必須堅持夢想,如果只是被一個人,尤其是一個二男說了幾句話就改變夢想當麻油雞,這樣相當的不可取。」

但你沒考慮到,夢想常常不如想像中美好,很多事情沒去嘗試之前是無法下定論的。一味的堅持自己的夢想而不願廣納意見改變方向,那叫魯莽。

「不,牠可以嘗試,牠可以改變,只要牠說服你做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就好,但牠並沒有這麼做。牠連這點嘗試就沒做,就被幾句話改變夢想,一個夢想說變就變,這樣也未免太廉價了。這樣說變就變的態度,叫盲從,如果牠能被你說服而變成麻油雞,那麼牠也可以被麥當勞叔叔說服成一直炸雞,被肯德基爺爺說服變成薄皮嫩雞。」

夢想本來就是廉價的,唯有實踐才能讓夢想產生價值。更何況,你以為每隻雞都有潛力成為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嗎?對有些雞來說,你叫牠成為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就好比你叫一個一米四又不會運球的小小孩去打NBA一樣不切實際。現實是殘酷的,然而只要有心,雞雞都可以成為麻油雞。

「正因為夢想廉價,才需要牠們去成為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途中改變的夢想,即便牠真的成為麻油雞,也不值得眾人的掌聲,它可以成為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的,即便不會是主角,但不代表他不能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在The Ultimate Steak Sandwiches內當個配角,遠比成為一隻麻油雞還要光彩奪目,因為他實現了夢想。」

我累了,停止這個話題。

「跟雞說對不起」

對不起

「大聲點,雞聽不到」

對不起

「很好」

你媽要是知道你對雞的思想這麼扭曲,她會哭的。

「你就抱著那些被你強迫變成麻油雞的雞的怨念,帶著悔意過著這輩子吧。好吵,真不敢相信我們花了一堆時間討論雞。」

明明就是先討論蛋的,不知道是哪個二男把話題岔開到雞去。

「不重要,反正他變成雞之後就會改變夢想了。」

你這樣對得起沒受精的雞蛋嗎?

「我覺得我要克制我想回嘴的慾望,不然會沒完沒了。」

「我也是。」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