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5

《命運石之門》-命運究竟能不能被選擇?

Image
最近食了一部已經聽聞其大名許久的動漫-《命運石之門》。老實說,「世界線」、「時空跳躍」、「多重宇宙」,光是這些關鍵詞就足以讓我將它列為口袋中的必看清單。然而半年前首次接觸時,卻因為主角太過中二的言行舉止和有點悶的開頭而使我決定暫時棄追。半年後,這幾天一時興起決定開始認真看這部作品。沒想到沒看還好,一看竟然就一口氣將整季25話全部看完了。要說為什麼,應該是因為它前面的鋪陳實在太過細膩,導致後面的劇情開始進入高潮時讓人欲罷不能,想停也停下來吧。

近來不少動畫喜歡追求感官上的刺激,壯闊的戰鬥場面、熱血到讓人邊吃飯邊噴飯的帥氣台詞成為許多作品增加人氣的基本要素。為了衝高人氣,大場面的製作品質不斷上升,故事整體的細膩度卻逐漸在退化,連柯南這種推理向的動漫都被譏諷為動作片了。然而縱使在這樣的時代,依然有不少堅持自己風格和步調、雖然較為小眾卻獨樹一格的好作品,榎宮祐的《NO GAME NO LIFE遊戲人生》即為一例,而這齣《命運石之門》則是最近以來第二部在劇情上被我認定為神作的動漫。

物理、興趣、天分、現實、求知

Image
開始前我先承認取這個看起來很玄的標題是因為我想不到標題。


會憧憬物理,大概源自於國中的時候。當時偶然看到物奧複選的考古題,也剛好有時間想說來做做看,然後就被電爛了,滿分150的考卷連10分的把握都沒有。詳解也看不是很懂,十分不甘心的拿著題目跑去問俊帥的理化老師,結果卻被老師說不要好高騖遠,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再去碰這些東西。那時我對物理的視野還很狹隘,懂得東西也不多,把考卷上擊潰我的那六個題組視為物理的一切,下定決心有一天一定要厲害到弄懂潛藏在那些題目背後的物理知識,現在想想真的跟白癡一樣(也難怪會被訓話)。雖然是個白癡的理想,但那大概算是我踏入物理世界的起點吧~

不擅長的東西很難變成興趣,沒興趣的東西也很難變得擅長。有人窮盡一生都在思考自己想要的到底是甚麼,但命運就是那麼的神奇,經過國中的那次洗禮,國三那年一頭栽進物理的世界後,我找到了大腦的歸宿,物理從那時便與我相隨。後來讀的東西變多,教科書、科普書、解題書等任何跟物理有關的書籍我都會拿來看,讀愈多也愈來愈感受到物理的美好。升上高一前的那段超長假期常常會陷入自己的世界無法自拔,讀懂相對論、繪製熱統計分布、手爆薛丁格方程,之前以為很難的東西都一件件被我征服,而這門學問很多思維又是那麼的令人嘖嘖稱奇。在讀懂物理的成就感和欣賞物理的美感雙重驅使下,興趣變成樂趣,擅長變成專長,篤定了我想要深究這塊領域的意志。

進到一中後,迎來的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物理競賽,我也因而重拾當年震懾我的物奧複選考古題。我常常看著題目想著:現在的我,看這些問題會有什麼不一樣感受呢?結果是:常常看到感覺對了,動筆去做,一下子就做出來了。可能是自己這段時間不知不覺下能力增長不少吧,發現解題直覺比起過去高出很多,突然覺得也許自己有在競賽脫穎而出的可能性。那時的我便打起如意算盤:反正我也不是要當甚麼醫生律師,大學本來就想讀物理系;再說動漫裡的高中生哪一個沒去過Interhigh,來到高中當然也要到全國大賽在自己的專長上大展身手啊!不如就去試試看,在物奧拿個保送名額回來就不用再考甚麼學測指考啦~
當然,每個重大的決定都一定會遇到阻礙,有興趣的事我可以做得比任何人都起勁,相反的做沒興趣的事情我可說是懶的跟豬一樣,要我坐下來安靜看社會科半小時簡直比超越光速還難。本來就有不少老師和家人在擔心我的學業,這樣的決定一下果然引發了幾次家庭戰爭:

「三天後就要月考怎麼都沒…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Image
去年七月,由我們-台南一中科學班的六位高一生所組成的「沒有老師帶隊」抱持著玩票心態參加了智慧鐵人競賽,結果竟然一路闖進決賽。然而在決賽的最後,做出來的主軸任務雖然讓我們十分滿意,也認為奪得前三名的機會十分可觀,卻未受到評審青睞使得最後空手而歸。因此當今年重返這個舞台時,雖然沒有明說,但比起作主軸任務大家似乎把希望寄託在擁有八萬元獎金的闖關王名號上。

於是當那七十二小時最終決賽開始後,「沒有老師帶隊之慾火重生」便開始不間段的闖關。眼見大部分關卡的分數都有中上的程度,較低分的關卡也沒有失常,進階關卡的謎題都直接解開,手握一張王牌和兩張魔法牌的我們在中場時成為了角逐闖關王的五隊領鋒隊伍之一。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當比賽進行到約第四十八小時,我們來到了一關照理來說應該會拿到很高分的「跟著銅人動次動」關卡時,卻有隊友不小心撞到場中的銅人使得其右手掉到地上斷裂。該關因破壞場佈以零分計算,使我們少了一關通關分數,也少了一次闖完三類關卡的通關獎金6000分。這一摔,等於是將我們從闖關王候補名單給給踢出去。銅人關卡的關主似乎對我們感到十分愧疚,我們也對不小心破壞銅人而感到抱歉,闖關王的機會沒了,銅人的右手也沒了。從當時看來,這次的慾火重生似乎到此為止了。

但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