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8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

Image
今天看了一部近期當紅的美食電影,叫《薩諾斯的便當秀》。

主角薩諾斯是個藍色皮膚的大個子,過去在故鄉因為料理的觀念與其他人不合而被稱作狂人。悲憤的他為追求符合自我信念的廚藝之道,獨自一人離開家鄉,而這部電影的劇情主軸正是薩諾斯在離鄉後,用盡畢生心力集結世界最頂級廚具的故事。

即便過程充滿波折與阻礙,薩諾斯依然堅持自我,將「不多不少,一半剛好」的料理哲學貫徹在他的每一道便當中。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學學薩諾斯:只要懂得堅持,終有一天,你也能和薩諾斯一樣,做出驚呆半個世界的、完美無暇的便當。

《黑天鵝效應》 - 筆記 & 心得

Image
當兵真的太無聊了,所以現在每次放假都會買二手書來拆、或是把電子書印下來,一章一章訂成小冊子帶進軍中(方便裝進口袋),在操課或出公差中的發呆空擋從口袋拿出來看。我決定來不定期做點簡短的筆記跟心得,以防止在軍中愚蠢官兵體系變成智障。

這週剛看完的是《黑天鵝效應》,一本在講隨機性和不確定性的書。

人類的思考充滿瑕疵與偏誤,諸如確認偏誤(先產生觀點,再將任何事情都解釋為支持自己觀點的證據)、敘事偏誤(總是想替各種事情建立因果關係,但這個過程既不嚴謹,又容易因為降低了資訊複雜度而濾掉大量的重要內容)、沈默證據(沒發生的事是不會被記載的,因而在你看到一個決策導致的結果時,往往看不到背後的機會成本)等等。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基於前述的各種偏誤,你心理上認定你已經暸解的事物,其實有更大的可能是你並不暸解;而當我們心中已經擁有一個觀點時,比起去找支撐自己觀點的證據,更應該去試著找出能駁斥自己觀點的反例來做反向驗證。把全世界的人聚集在一起,將體重最重的一千位去掉,對總體重沒什麼影響。我們稱這種度量世界的規模可變性很低。但如果把最有錢的一千位去掉,對總財產的影響就會非常大,我們稱這種度量世界的規模可變性很高。統計學只適用在規模可變性低且滿足特定公設的世界,例如體重分佈、投擲硬幣、物理模型等。而牽涉到社會、經濟、金融等領域的事物,通常具備極高規模可變性跟複雜度,你基本上是無法對未來進行預測的,更遑論籌備長遠計畫。但傲慢的知識份子總是想利用各種複雜的數學模型來預測未來,並嚴重低估了這些模型的不適用性和事件的混沌性質。在規模可變性高的世界中,會有很多你無法預期的、發生機率極低、但一發生就會大幅改變世界的事件,稱之為黑天鵝事件。例如網路的出現、智慧型手機的出現、世界大戰等都是典型的例子。處理日常事務時,不論規模可變性是高是低,只要不涉及高風險,該預測時不需要逃避,不用總是保留判斷,當個傻瓜沒關係。確保讓自己只在小事情上糊塗,而不會在大事情上被矇騙。在規模可變性高的世界中,面對極高的不可預測性,我們可以使用槓鈴策略:把一部分的資源,放到極為安全的工具上,獲取穩定的回報,作為你的地板。另一部分的資源放去做極為投機的賭注,抓住任何看起來像機會的東西,提高自己遇到好的黑天鵝事件的機率。
看完這本書後,對我有三個比較大的影響。

首先是一些過去隱隱約約覺得思考中不對勁的地方被作者點出來了,而我想若要確實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