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8

《孫子兵法》完全解讀

Image
《孫子兵法》是中國最著名的軍事著作,我雖已久聞其名,卻一直沒什麼機緣研究這個號稱史上最強的上古兵書。直到之前在書店看見一本《華杉講透孫子兵法》,覺得內容寫得很有意思,便買下來帶回部隊裡看,用它打發退伍前的最後幾個禮拜。
以前我對《孫子兵法》的內容可以說近乎一無所知,甚至曾以為它是一本打仗時拿在手邊查閱戰術的工具書。細讀了這本華杉的解讀本後,才發覺它是一套完整的、關於競爭的哲學思考框架,看著看著讓我有如醍醐灌頂。裡面提供的很多佈置戰略、擬定戰術的思維,不管在任何時空背景下都有很高的參考價值,我想這正是《孫子兵法》能流傳三千年,至今還是有這麼多人投注心力去研究的原因。
《孫子兵法》裡的每一句話都富含著極大的信息量,若光看表面的字義,會難以領略它所想表達的深意。《華杉講透孫子兵法》作為解讀本,將原作中的一字一句全部展開,用現代的語言佐以大量戰例詳盡的闡述這本兵書想要講的道理,寫的極好,可惜全書五百多頁實在太厚,有些難以聚焦。
作為一套值得反覆細讀的兵書,在未來想複習時如果直接看文言文,難保不小心曲解文意。但若要重新查閱《華杉講透孫子兵法》,又較為耗時、耗神。因此這篇文章的目標很簡單:保留《孫子兵法》的全部內容,壓縮《華杉講透孫子兵法》的解讀細節,從一百個例子裡頭挑出最具象徵性的四五個例子,於解釋較冗餘的地方將字句重新提煉,把編排結構紊亂的部分重新組織,將各個篇章的脈絡整合梳理過一遍,並給予每個篇章摘要和總結,寫一篇不失《孫子兵法》原作精神、包含九成華杉的解讀和一成我自己的解讀的小論文。

開始解讀《孫子兵法》的各篇之前,先做個簡單的摘要:《孫子兵法》一共包含十三篇,前六篇是抽象理論,後七篇是實戰研究。細分各篇來看,前三篇《計篇》、《作戰篇》、《謀攻篇》講的是準備階段的大戰略;第四到六篇《形篇》、《勢篇》、《虛實篇》講的是用兵之道;第七、八篇《軍爭篇》、《九變篇》講的是實戰時的戰術細節和變通思維;第九到十一篇《行軍篇》、《地形篇》、《九地篇》講的是地形研判和軍隊管理;第十二、十三篇《火攻篇》、《用間篇》講的是特種作戰和戰爭思維。
計篇第一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
道者,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不畏危也。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地者,高下、遠近、險易、廣狹、死生…

《Priceless: The Myth of Fair Value》的十二個重點案例

Image
這禮拜在軍中剛讀完《Priceless: The Myth of Fair Value》這本書,它談的主題是「定價」,背後的理論是受心理學影響頗深的「行為經濟學」,書中最主要的論點圍繞在「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之上。

在還未深入研究價格這門學問前,我的直覺總認為,一個東西的價格取決於它的絕對價值,定價就是去精準的評估這個絕對價值有多高。但是在開始工作後,才逐漸發現許多之前沒注意到的細節,例如:為什麼有時候明明只是做了一些技術含量不怎麼高的事情,卻可以有高額回報?為什麼有些明顯技術艱難的任務,定價卻比想像中還低?

慢慢地,我開始認識到一點價格的真實面貌。價格是一門複雜的學問,可以從很多面向去分析,由一般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最基本的就是供給需求法則,以及那些在高中被學生記到爛掉的曲線。而從《Priceless: The Myth of Fair Value》的角度來看的話,由一句話總結,則是「價格是受到大量心理學效應影響的」。

至於這些心理學效應究竟如何影響著價格(更廣義來看,是「如何影響決策」),書中提供了很多實驗與案例,這些案例比起理論陳述更能清楚的演示作者想表達的論點。我希望在這篇文章做的,正是將書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案例快速簡化成摘要整理起來,用以呈現行為經濟學與錨定效應的精華。

聯合國實驗

Daniel Kahneman 和 Amos Tversky 設計了一個大輪盤,上面標有數字 1 至 100,並向受試者聲稱這個輪盤轉出來的數字是「隨機」的,但實際上輪盤只會轉出 10 和 65 這兩組數字。每當受試者看到輪盤轉出的數字後,他們會詢問受試者「非洲國家在聯合國中佔多少百分比?」

統計結果為,當輪盤轉出 10 時,受試者們的平均估計是 25%,而當輪盤轉出 65 時,受試者們的平均估計則是 45%。受試者認為自己看到的數字是隨機產生的,不會影響到他們接下來回答的問題。但 Kahneman 和 Tversky 卻由統計結果中,發現這個「隨機數字」可能已在無形間變成了受試者心中的一個「錨點」,影響到他們對其他無關問題時的判斷。

罪行估算

William Hunt 設計了一個題組。第一個問題,想像謀殺親生母親的罪行,並接著提出一個恰好比這壞一半的罪行。第二個問題,一樣先想像謀殺親生母親的罪行,再想像和朋友玩撲克牌作弊的罪行,然後提出一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