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兵法》完全解讀


《孫子兵法》是中國最著名的軍事著作,我雖已久聞其名,卻一直沒什麼機緣研究這個號稱史上最強的上古兵書。直到之前在書店看見一本《華杉講透孫子兵法》,覺得內容寫得很有意思,便買下來帶回部隊裡看,用它打發退伍前的最後幾個禮拜。

以前我對《孫子兵法》的內容可以說近乎一無所知,甚至曾以為它是一本打仗時拿在手邊查閱戰術的工具書。細讀了這本華杉的解讀本後,才發覺它是一套完整的、關於競爭的哲學思考框架,看著看著讓我有如醍醐灌頂。裡面提供的很多佈置戰略、擬定戰術的思維,不管在任何時空背景下都有很高的參考價值,我想這正是《孫子兵法》能流傳三千年,至今還是有這麼多人投注心力去研究的原因。

《孫子兵法》裡的每一句話都富含著極大的信息量,若光看表面的字義,會難以領略它所想表達的深意。《華杉講透孫子兵法》作為解讀本,將原作中的一字一句全部展開,用現代的語言佐以大量戰例詳盡的闡述這本兵書想要講的道理,寫的極好,可惜全書五百多頁實在太厚,有些難以聚焦。

作為一套值得反覆細讀的兵書,在未來想複習時如果直接看文言文,難保不小心曲解文意。但若要重新查閱《華杉講透孫子兵法》,又較為耗時、耗神。因此這篇文章的目標很簡單:保留《孫子兵法》的全部內容,壓縮《華杉講透孫子兵法》的解讀細節,從一百個例子裡頭挑出最具象徵性的四五個例子,於解釋較冗餘的地方將字句重新提煉,把編排結構紊亂的部分重新組織,將各個篇章的脈絡整合梳理過一遍,並給予每個篇章摘要和總結,寫一篇不失《孫子兵法》原作精神、包含九成華杉的解讀和一成我自己的解讀的小論文。


開始解讀《孫子兵法》的各篇之前,先做個簡單的摘要:《孫子兵法》一共包含十三篇,前六篇是抽象理論,後七篇是實戰研究。細分各篇來看,前三篇《計篇》、《作戰篇》、《謀攻篇》講的是準備階段的大戰略;第四到六篇《形篇》、《勢篇》、《虛實篇》講的是用兵之道;第七、八篇《軍爭篇》、《九變篇》講的是實戰時的戰術細節和變通思維;第九到十一篇《行軍篇》、《地形篇》、《九地篇》講的是地形研判和軍隊管理;第十二、十三篇《火攻篇》、《用間篇》講的是特種作戰和戰爭思維。

計篇第一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

道者,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不畏危也。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地者,高下、遠近、險易、廣狹、死生也。將者,智、信、仁、勇、嚴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將莫不聞,知之者勝,不知者不勝。故校之以計,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將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眾孰強?士卒孰練?賞罰孰明?吾以此知勝負矣。

將聽吾計,用之必勝,留之;將不聽吾計,用之必敗,去之。計利以聽,乃為之勢,以佐其外。勢者,因利而制權也。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孫子兵法》的核心理念在於「先勝而後戰」,也就是你要先有勝算才能打仗。因此在第一篇《計篇》裡頭,這個「計」指的是如何計算你的勝算,而非諸葛亮三十六計那種處於劣勢以四兩撥千斤的奇謀巧計。因為在孫子的思想中,你必須要先有實力,再談奇謀巧計,要是倒置兩者順序,在長線上最終必會失敗。

至於計算勝算的方式,孫子認為首要分析「五事七計」。五事包含了道、天、地、將、法。以雄才大略的角度來看,將、法為雄才,道、天、地為大略。有大略無雄才者,在古代可作為幕僚,在現代則為顧問。有雄才無大略者,能成為好的領導者,但針對自己缺乏的面向需要有具大略者搭檔。兼具雄才大略者,則為最頂級的領導者。

「道」,是國家的政治基礎,看的是君主是否與人民、將領上下同心同欲。若要打勝仗,大前提是人民願意打仗,願意為了國家置自己生死於身外。因此要在這個面向拿到高分,首要之務是做好對人民的宣傳政策,以及對軍隊的思想建設。

「天」,看的是陰陽、寒暑、時制。從戰略角度來看,發起戰爭與否需考慮大環境,例如面臨寒冬時,馬無草料、軍隊易患流感,就不適合遠征。從戰術角度來看,軍隊可以利用氣象作為武器,例如火攻要靠風,看的就是天氣。至於古代的觀星、占卜學,皆為君主、將領在分析完「天」的面向後,用以對下宣傳、說服軍民,使戰略戰術合理化的舉措,並非迷信。

「地」,指的是地形。知遠近,才可規劃接下來的行進路線。知險易,將領方能決定要用步兵還是騎兵。知廣狹,才知道何處適合展開兵力,何處適合一夫當關、緊守要塞。而兵士置之死地才會全力以赴,置之生地則容易逃散,這是知死生的重要性。一個好的將領,必熟稔於地形,知道何處的衛生環境適合宿營、安頓軍力。同時亦能使行軍必經無人之境,交火必於有利地形,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讓正確的兵力湧入戰場。若針對地形佈置好的行軍策略,可以讓一支部隊發揮出十支部隊的戰力。關於地形,在《孫子兵法》的《行軍篇》、《地形篇》、《九地篇》會有更深入完整的介紹。

「將」,是將領的領導力,一共有五個重要素質,缺一不可。首先是智,代表領導者能暸解自己的極限,能深謀遠慮,知道如何衡量大勢,並懂得在戰場上變通。信,意味賞罰分明,論軍功封爵,這是獲取民心的基礎,秦國商殃變法、立木取信也正是為了這個原因。華杉認為若能做到「心裡裝著對方的利益,並有能力讓對方清楚這一點」,軍民才能為你所用。仁,指的是懂得愛惜。好的將領會愛惜公物、愛兵如子,願意與軍隊同吃同住同勞動,戰國的吳起將軍就曾親自幫士兵吸腳膿,也正是如此士兵們都願意為他赴死沙場。勇,指的是能當機立斷,不會躊躇不定、缺乏執行力。嚴,指的是軍紀嚴明。古代名將出兵前,往往會將皇帝身旁自以為有靠山,但對國家無實質貢獻的寵信斬首,用以嚴整軍隊、立下馬威。

「法」,是軍隊的管理學,包含組織架構、指揮系統、人事制度、物資和財務管理等。

認識完這五個基本面後,就要用它們去計算七件事。第一,君主有沒有道?有道意味上下一心同欲,能共享成果。劉邦總是慷慨封侯、攻陷敵國後不取財寶、不濫殺百姓,並對當地人民約法三章;項羽卻不捨封賞,對民殘酷,打仗必殺敵滿城、活埋降軍,奪財寶美女,故在道這個面向上遠輸劉邦。第二,誰的將領比較有本事?第三,天時地利是否已研究透徹,滿足戰爭需求?第四,法是否有效、嚴格執行?第五,士兵戰力是否足夠?第六,士兵是否為可訓練之材?第七,賞罰是否分明、即時且恰當?

若五事七計分析完敵我的「實力」後,有勝算,決定打仗了,接著就要學習分析「形」、「勢」,並透過借勢、造勢、趨利、避害來打勝仗,這正是《孫子兵法》的《形篇》、《勢篇》兩篇的核心內容。而另一方面,具備勝算的情況下,才可以開始討論如三十六計般的奇謀巧計。孫子在《計篇》的最後一共舉了以下十二種詭計:

「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代表裝弱、讓對方鬆懈,使得不論你突襲對方,還是對方低估你的實力而攻打你,都能輕鬆取勝。實施此計的關鍵能力在於耐心等待對方犯錯,不該動作時什麼也不做,做一次便一勞永逸,一戰抵百戰。故真正的名將不會百戰百勝,而會積累實力一戰而定。華杉認為此計最容易犯的錯誤是受到焦慮影響,總想頻頻動作。

「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是聲東擊西之計,要從遠處進攻,就假裝準備近攻;要從正面突破,則在邊側造勢吸引注意力。這是戰略上的欺騙,目標為讓敵軍防備錯誤的地方。「利而誘之」、「亂而取之」,是透過小利引誘敵軍鬆懈、誤導敵軍對局勢的判斷,而後製造混亂再乘虛而入。戰國的李牧之所以能擊敗匈奴,一大關鍵正是透過大縱畜牧讓匈奴搶奪,接著將其放棄以佯裝失敗,讓匈奴興起貪念,帶兵進攻,最後透過奇兵左右夾擊擊敗匈奴。

「實而備之」、「強而避之」,代表面對強大的敵人,不得輕舉妄動,需持續防備避戰,並做好準備。「怒而撓之」,是激將法,讓對方因憤怒而忘記本謀。「卑而驕之」,是假裝謙卑,讓對方因驕傲而變得鬆懈,進而在適當的時機發動攻勢。「佚而勞之」,是不斷干擾敵軍,勞其身心,使其不得安逸,也藉此讓敵軍難以判斷你是在騷擾還是準備發動總攻,進而引出失誤。「親而離之」,是離間計,透過挑撥使對方撤下能臣能將,換上小人執位。「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是指攻打敵軍沒有防備的地方,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出擊。

以上十二詭計要能有效執行,重點在於嚴格守密,不讓它傳到敵軍耳中。匈奴的冒頓當年弒父謀犯,計畫僅自己知道,但他馴服了部下條件反射:響箭射向哪,所有人就必須射向哪。第一次,他將響箭射向自己的愛馬,有些部下遲疑,直接被斬。第二次,他將響箭射向他寵愛的妃子,又有些部下遲疑,仍然被斬。第三次,他將響箭射向父親的馬,這時全部人毫不遲疑的發箭,訓練完成。最後他在一次打獵途中,將響箭射向父親,所有部下在不知曉冒頓計謀的情況下,亂箭完成了謀反,是中國史上唯一一個完全不擔心消息走漏,一人成功謀反的案例。

總結《計篇》,是以五事七計分析勝算,確保勝算後才決定開戰,進一步分析形勢、應用奇謀巧計。因此踏踏實實地厚實自己的實力,確保勝算夠高,才是兵法的根本。

作戰第二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馳車千駟,革車千乘,帶甲十萬,千里饋糧,則內外之費,賓客之用,膠漆之材,車甲之奉,日費千金,然後十萬之師舉矣。其用戰也貴勝,久則鈍兵挫銳,攻城則力屈,久暴師則國用不足。夫鈍兵挫銳,屈力殫貨,則諸侯乘其弊而起,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後矣。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取用於國,因糧於敵,故軍食可足也。

國之貧於師者遠輸,遠輸則百姓貧;近於師者貴賣,貴賣則百姓財竭,財竭則急於丘役。力屈財殫,中原內虛於家。百姓之費,十去其七;公家之費,破車罷馬,甲胄矢弩,戟楯蔽櫓,丘牛大車,十去其六。

故智將務食於敵,食敵一鍾,當吾二十鍾;萁稈一石,當吾二十石。

故殺敵者,怒也;取敵之利者,貨也。故車戰,得車十乘以上,賞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車雜而乘之,卒善而養之,是謂勝敵而益強。

故兵貴勝,不貴久。故知兵之將,生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

《計篇》談的是勝算的評估,有勝算方能作戰。而《作戰篇》談的則是戰爭的成本評估,以及降低成本的訣竅。打仗要戰車、馬匹、武器、糧食、衣物、炊具,運送物資要成本,修繕要成本,派遣使者亦要成本。有效地降低成本,是作戰的精髓。

孫子認為,仗不能打太久。只要打仗就需要士兵,士兵需要糧食,當國家供給軍隊一份糧食時,背後的成本是二十份糧食,其中十二份是運糧部隊在運送過來的途中要吃的,七份則是返回時要吃的,軍隊實際只能吃到一份。糧食很重,運糧需要人和牛,當農夫和耕牛都被抓去運糧,國家就會變窮。而軍隊經過的地方,因購買的需求增大,物價自然上漲,導致百姓的錢愈來愈不夠用。因此作戰時間一但拉的太長,國家和百姓便會面臨破產,軍隊補給不足、軍力趨於疲憊、財務的嚴重耗損導致稅收增加、民不聊生,最後變得容易遭鄰國趁危突入。

戰爭成本如此之高,所以需要長時間慢慢準備、累積實力;一但開戰,進攻要快、行進要快、擴張要快、追擊要快,快速定下勝負,才能將成本降到最低。一直打仗對國有害無利,漢武帝正是因為窮兵黷武,導致國家近乎破產;隋煬帝親征吐谷番,三伐高句麗,不考慮成本,最終民窮財盡。要從戰爭獲益,需先暸解戰爭的壞處。凡事應先考慮失敗,將避害置於趨利之前。

善於用兵者,兵只會徵一次,不會打一半發現兵不夠又重新徵;糧食只會載去回兩程,打仗時食物搶敵國的吃,吃敵軍一份食物,相當於省下自己二十份的運糧成本。一次把事情搞定,將徵兵和運糧的次數降到最低節省成本,作戰效率才會高。

而要讓戰爭速戰速決,就必須想方設法最大化每個士兵的殺敵慾望。方法有兩個,一是激起軍隊對敵軍的憤怒,二是給予立下戰功的士兵重賞。燕國攻打齊國時,田單守城,對燕國放出謠言,說若燕國挖掘齊國祖墳,齊國人必會崩潰進而投降。結果燕國照做,導致齊國全軍同仇敵愾,滅了燕國軍隊,這是憤怒的力量。而在戰場上衝第一個奪下戰車的士兵有重賞、城池攻破後可以隨心所欲的掠奪,這些都使軍隊更為積極,是利誘的力量。

奪了敵軍戰車,就直接換上我軍的旗子,納入自己的軍備;敵軍投降,給予誠意慰勞,編入自己的部隊為己所用。打仗的目標並非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而是追求全勝,能讓敵軍不戰就投降加入自己是最上策,打敗敵軍的同時自己也變得更強。

總結《作戰篇》:經由處處精算降低成本,凡事一次到位,食敵方糧,用敵方車,收編敵方投降部隊,追求最小損傷和最大增長,並用憤怒與利益激起軍隊的攻擊效率,盡量縮短戰爭時間,總結起來為慎戰、速戰、不戰,乃孫子的作戰之道。

謀攻第三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全國為上,破國次之;全軍為上,破軍次之;全旅為上,破旅次之;全卒為上,破卒次之;全伍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修櫓轒轀,具器械,三月而後成;距闉,又三月而後已。將不勝其忿,而蟻附之,殺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災也。

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戰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毀人之國而非久也,必以全爭於天下,故兵不頓而利可全,此謀攻之法也。

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

夫將者,國之輔也。輔周則國必強,輔隙則國必弱。

故君之所以患於軍者三:不知軍之不可以進,而謂之進,不知軍之不可以退,而謂之退,是為縻軍;不知三軍之事,而同三軍之政,則軍士惑矣;不知三軍之權,而同三軍之任,則軍士疑矣。三軍既惑且疑,則諸侯之難至矣,是謂亂軍引勝。

故知勝有五: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識衆寡之用者勝,上下同欲者勝,以虞待不虞者勝,將能而君不御者勝。此五者,知勝之道也。

故曰: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作戰篇》講解完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的方法,接續的《謀攻篇》則是談兩個面向:擊敗敵軍、奪下敵城的基本觀念和目的,稱為謀攻;知己知彼、預判勝負的方法,稱為知勝。

在謀攻面上,目標是「求全」,希望做到不戰、不攻,在雙方皆無損的情況下,讓敵方投降,收編為己方勢力,直接不戰而勝。倘若真的必須發動攻勢,也要求快速取勝、不久戰。所以戰爭首先要伐謀,當對方軍師謀士前來謁見時,斬下去,敵軍便失去戰略主謀;或是讓敵方暸解自己沒有勝算,進而放棄計謀投降。伐謀不成,就破壞敵方的外交。蘇秦合縱六國抗秦,張儀連橫秦國與六國結盟,使六國內鬨無法團結,皆為伐交之術。

若伐謀、伐交皆不成,接著才考慮伐兵、攻城。攻城之所以為最下策,在於挖地道、搭橋、運土填壕、架飛樓、雲梯、板屋都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與「速戰」的理念背道而馳。若將領耐不住性子,讓步兵用蟻附的方式密集地爬城強攻,會大損兵力,縱使贏了,得到的也只是殘破不堪的城池和軍隊,違反「求全」的原則。

若決定伐兵,則在用兵的策略上需考量敵我的兵力差距。當我軍兵力是敵軍的十倍時,可打包圍戰逼對方投降。若是五倍,便可進攻。若只有兩倍,優勢不夠大,最好能將敵軍的兵力分散,提高每一戰的相對優勢並逐一擊破。若勢均力敵,則需要有好的奇謀策略提高勝率。若兵力比敵軍少,則不出戰,設法逃躲。要是整體不如對方,就要懂得認輸,儘速逃離,不要無謂的堅持不跑,學會放棄當下,未來才有機會再起。

其中在「分兵」方面,曹操特別注解了不同情境時可用的策略,核心理念是將部隊分為正、奇兩種。先出正兵用以正面對抗、吸引敵軍注意力,後出奇兵用以出奇制勝。五倍兵力時,三正二奇;兩倍兵力時,一正一奇;勢均力敵時,小部隊為正誘敵,大部隊作奇設伏。關於「正奇」的具體概念,《勢篇》會有更詳細的介紹。

談完謀攻,接著談知勝面。《計篇》用五事七計分析勝算,是在大格局上判定是否應該開戰。《謀攻篇》的知勝,則是決定開戰後,你該時時關注的、影響著勝負的關鍵指標。孫子認為勝負不得強求,但可以預判,而他提出判斷勝負的指標有五個:
  1. 「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意味著將領要具備判斷是否可出戰的能力。華杉的解讀認為「成功是偶然,失敗是常態」,因此在開戰前,很難判斷是否必勝,但較容易判斷是否必敗,如果必敗就不出戰。在評估勝率時,則是最好將判斷結果減去三分,才是更為客觀的勝率。
  2. 「識衆寡之用者勝」,代表將領要不論兵多、兵少皆能有效使用。這意味著要精通任意規模的軍隊管理、組織動員。韓信和劉邦的差別在於,劉邦帶兵最多十萬,但韓信再多的兵都能帶。所以劉邦作為君主,帶領眾將,而韓信作為將領負責率軍打仗。
  3. 「上下同欲者勝」,可對應到五計七事中的「道」,指的是軍隊由上到下追求著同樣的目標。華杉認為這句話也可以解讀為「同他人之欲者勝」,也就是先承認彼此不同欲,但是上位者和基層皆願意站在對方的立場去同理、思考。韓非子則認為縱使上下不同欲,若能設計公平透明的激勵機制,像現代企業營運的方式帶兵治國,則君不必仁、臣不必忠,亦可達到好的成效。
  4. 「以虞待不虞者勝」意味著未雨綢繆,做好周密的準備。不怕準備白做,就怕萬一狀況發生時,自己也能從容應對。以現代的話語來說,就是「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5. 「將能而君不御者勝」是指若在將帥能幹、君主又不會過度干預軍事的時候,軍隊的勝率更高。國力要強,需要將帥能力全面、思慮周全、行事周密,這是軍事的專業。因此在戰務之事上,君主必須暸解自己的局限:不懂戰爭之道,就不要在不宜出戰時強制軍隊進攻,在不可退時逼軍隊退;不懂軍隊事務,就不要硬要參與軍事管理,試圖以仁義治國之道來治軍;不懂軍隊權變,就不要參與軍隊的任命,使不具帶兵能力、只懂紙上談兵者位居權位。國內的事由君主管,軍隊的事由將帥管,君主需懂得尊重專業,信任有能力的將帥,並極力避免試圖遙控、干涉軍隊。
總結《謀攻篇》:在現代,失敗的成本低,所以常說遇到機會就去試試看,專注思考如何成功,不用怕失敗。但在古代戰場上,每一步舉措都攸關國事人命,成本極高,因此可以看出孫子在兵法上的思路是:先考慮勝算,勝算有了再考慮損失,損失能承受才考慮利益。打仗必須知己知彼,由此知勝。你也許沒辦法完全認識敵人,但如果能看清自己,那也算把握住一半的勝算了;而在謀攻面上,以求全為目標,按照伐謀、伐交、伐兵、攻城的優先順序執行,一樣力求慎戰、速戰、不戰,這就是《謀攻篇》的重點思想。

形篇第四


「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

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有餘,攻則不足。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

見勝不過衆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目,聞雷霆不為聰耳。

古之所謂善戰者,勝於易勝者也。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勝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勝,勝已敗者也。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

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故勝兵若以鎰稱銖,敗兵若以銖稱鎰。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於千仞之溪者,形也。」

《計篇》、《作戰篇》、《謀攻篇》,內容主要是戰爭的準備和觀念。而接續的《形篇》、《勢篇》、《虛實篇》,則是在講用兵之道:打仗前先觀察形,形勝了,接著執行看勢。講更細一點,交戰前需仔細觀察,透過相互的試探、火力偵查,試圖暴露出對方的「軍形」,進而判斷自己的勝算,決定是該按兵不動,還是發動攻擊;交戰時,則觀察「兵勢」,並因應當下情況,造勢驅使團隊,是個動態的過程。《形篇》談的正是「形」,但它主要的內容並不是教你如何判斷「形」,而是告訴你何謂「形勝」。

孫子認為,善於作戰的人,會先讓自己無法被戰勝,立自己於不敗之地,接著等待敵軍的失誤。會不會被打敗取決於自己,能不能打贏則取決於敵軍,因此勝利可預見但不可強求。如果當下還無法取勝,最重要的動作就是等待,等自己的形變強,進而不可被戰勝;等對方失誤,進而出現勝機。避免戰略焦慮症,絕不心存僥倖的試圖先戰後勝,暸解不作為也是一種作為。

若觀察完兩方的形後,覺得自己實力不足,目前還贏不了,就守。覺得實力有餘,形比對方好,才攻。善於防守的人,如同藏於九地之下,敵軍不知道你的實力有多深,也刺探不出你的形;善於進攻的人,如同動於九天之上,像颱風經過一般橫掃敵軍,不需要、也不覺得自己在跟誰爭,所謂對手只是被自己的風尾颳倒的路障而已,根本不在同一層次。藏於九地,是耐心積累自己、提升實力的過程;動於九天,是橫空出世、一鳴驚人的瞬間,敵軍打不敗你,因為他們和你有著長期積累出來的實力落差。

能舉起毫毛不代表力氣大、能看見日月不代表視力好,能聽到打雷不代表聽力佳。真正善於作戰者,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形勢,並總是戰勝容易戰勝的敵人,因此一般人不會覺得他們厲害。以醫生來說,最厲害的醫生在病症出現前便將它消滅了,次厲害的醫生在病剛萌芽,還不強烈時才將其消除,而最不厲害的醫生則是在病最嚴重時治癒病人。表面上,最不厲害的醫生看起來最厲害,常人稱其為名醫;最厲害的醫生反而沒什麼名氣。

同樣地,真正厲害的將領都不是名將,好的戰爭通常都不精彩,故稱「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和下棋的「通盤無妙手」是一樣的道理。以韓信破趙之戰為例,在開戰前,趙國的廣武君曾向將軍陳餘獻計,在韓信出井陘口前斷他糧草,趙軍則挖戰壕、築壁壘,不與韓信交戰,餓他軍隊、逼他投降。這原是必勝之計,但陳餘不聽,出兵迎戰,結果被韓信擊潰,才會發生著名的「背水一戰」。從這場戰役的角度來看,韓信固然善於帶兵,但若不是陳餘誤判,這場歷史名戰根本就不會發生,因此韓信並不能算是最厲害的將領。

本篇最後回歸到基本面:你的戰爭是否具正義性?你的軍紀是否嚴明?再分析雙方的國土、稅收、糧食、資源的數量,誰能支持比較久?比一比,就能看出基本盤的勝算。

總結《形篇》,其實孫子還是在重複講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基本面的日積月累才是關鍵,實力有了,自然更容易產生好的形。真正好的戰事,不會有精彩的逆轉勝,也不會有以一敵十、奇謀奪勝的情況,而是穩扎穩打,先勝後戰,戰鬥時直接將對手碾壓。勝利者打仗,就像將千仞高山上的湖炸開:湖水如藏於九地之下,深不可測;一炸開,水沖下來,又如動於九天之上,無人能擋。

勢篇第五


「孫子曰:凡治衆如治寡,分數是也;鬥衆如鬥寡,形名是也;三軍之衆,可使必受敵而無敗者,奇正是也;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虛實是也。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終而復始,日月是也。死而復生,四時是也。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味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嘗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哉?

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鷙鳥之疾,至於毀折者,節也。故善戰者,其勢險,其節短。勢如彍弩,節如發機。

紛紛紜紜,鬥亂而不可亂也;渾渾沌沌,形圓而不可敗也。亂生於治,怯生於勇,弱生於強。治亂,數也;勇怯,勢也;強弱,形也。

故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予之,敵必取之。以利動之,以實待之。

故善戰者,求之於勢,不責於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靜,危則動,方則止,圓則行。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做事先看「形」,做起來就靠「勢」。覺得形勝了,開打,接下來就要想如何透過造勢來達到「勢勝」。所謂的造勢,指的是透過人為創造出一股勢態,再用這股勢態去驅動團隊奪勝。要造勢,精髓在於管理、戰術、排兵佈陣,這是《勢篇》的核心內容。

在管理上,你需要設計一個靈活的組織架構,有效的將部隊切分,使得管很多人如同管很少人。例如古代用兵五人為一伍,二十伍為一卒,五卒為一旅,二十五旅為一軍,雖然以現代管理學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架構顯得笨重,但這算是最基本、簡單的一種組織架構。組織架構有了,接下來要建立指揮系統,讓指揮大軍跟指揮小分隊ㄧ樣容易,這當中的關鍵在於讓信息與指令有效率的流動於組織中。因此打仗時,會有旗幟、狼煙等視覺號令,或是號角、戰鼓等聽覺號令來確保指揮有效。

在戰術上,孫子的核心戰術是「以正合,以奇勝」。簡單來講就是分兵的策略:正在打的是正兵,留在手中留給之後打的是奇兵。就好像紅、綠、藍三原色可以調出任何其他顏色一樣,正、奇的觀念簡單,但混合起來可以設計的戰術變化無窮。

以韓信破趙的戰役為例,韓信晚上派兩千兵力預備,清晨放一萬兵力背水列陣,自己再帶一支部隊出去迎戰,一共是一正二奇。大戰良久,韓信假裝敗退,扔下大將旗鼓,退回水邊和一萬兵力會和,變成一正一奇。背水列陣的漢軍被置之死地、無退路,因此全都拼了全力在打,這是韓信造的「死地之勢」,可引出部隊的最大戰力;而趙軍以為自己佔優、要決一死戰了,便動員全部兵力,連同待在軍營的預備隊一齊出動,一下子便只有正兵,沒有奇兵。韓信預備的兩千奇兵一見到機會出現,就直搗趙軍軍營,拔趙旗插漢旗,瞬間奪下敵營,逼得趙軍回師奪營。此時兩千奇兵與趙軍交鋒,故轉變成正兵;韓信背水列陣的兵力則成了奇兵。趙軍當下有正無奇,向前又入不了營,軍心亂了,韓信的一萬奇兵馬上轉為正兵,從背後掩殺而來,兩面夾擊滅了趙軍。

韓信破趙,整體經歷三次正奇轉換,而在每個局部上則發生無數次正奇轉換。戰鬥中時時刻刻是正奇轉換,用足球來比喻的話,當你接到球時,你就是正;而當你在無球跑位時,則是奇。球場上每分每秒亦是正奇的轉換,勝機一出現,馬上派出奇兵、射門、得分。因此善用正奇者勝。當然,要能善用正奇,大前提還是士兵體能要有、技術要有、經驗要有,組織的管理要有、指揮系統要有,將軍的領導力要有、戰術規劃的能力要有。這些全有了,戰術正確、執行力也高,奪勝自如探囊取物。

正奇轉換是打仗的戰術精髓,「其勢險,其節短」則是打仗的原則。勢險,指的是讓積累的勢能累積到最大,並借助此勢,就如同讓湍急之水沖走巨石一樣。節短,指的是釋放勢能的距離最短、時間最短,確保殺傷力最大。故華杉說「善射者不靠百步穿楊」,最好能準備時充分,動手時短而有力,把弓拉滿,到獵物眼皮底下射出致命一擊。

在排兵佈陣上,目標是讓部隊看似混亂卻內含秩序、擾而不亂,隊伍四面八方應付自如,沒有空隙。治理嚴明,才有辦法讓敵軍以為自己部隊混亂;勇敢過人,才有辦法假裝自己膽怯;實力超強,才敢向敵軍示弱引誘對方入侵。治與亂,取決於組織結構;勇與怯,取決於當下的勢,例如韓信背水一戰靠的是「死地之勢」,讓大家不得不抱著必死的決心打仗;強與弱,取決於形,你很強,便試圖展示弱的軍形,去誘導敵軍誤判,再用強兵對付。總體而言,排兵佈陣的精髓在於,在自己實力夠強的前提下,讓敵軍看見你想讓他看見的,進而誤導對方。

《勢篇》最後,孫子提到「善戰者,求之於勢」,華杉將其拆解為氣勢、地勢、因勢。先讓自己實力強大有底氣,接著讓別人感受到你的強大,於是有了氣勢,任何人見到你都需讓你三分;搶得地利,在別人還沒看出其價值時,先一步奪得戰略要地,能獲得地勢;分析敵軍的心理狀態與需求,藉此想辦法打亂對方的勢、壯大自己的勢,則為因勢。善於作戰者,知道怎麼造勢,能設計出一個自然的「狀態」,並把對的人放進對的位置。若失敗了也不責怪下面的人,因為錯在自己選錯人。

總結《勢篇》,如何造勢?將巨石放在千仞之山上,讓它借助重力滾下來,沒人擋的住,這就是造勢的基本方法。組織架構、指揮系統、正奇制勝、排兵佈陣,目的都是造出好的勢,進而幫助你取勝。造勢,就是把對的訊息傳遞給對的人、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把對的兵力在對的時間使用、把對的形在對的時機擺給敵軍看,接著任其發展,自然而然就勝了。

虛實第六


「孫子曰: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

能使敵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敵不得至者,害之也。故敵佚能勞之,飽能飢之,安能動之。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

行千里而不勞者,行於無人之地也。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守而必固者,守其所不攻也。故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微乎微乎,至於無形;神乎神乎,至於無聲,故能為敵之司命。

進而不可禦者,沖其虛也;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故我欲戰,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戰,雖畫地而守之,敵不得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

故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則我衆而敵寡。能以衆擊寡者,則吾之所與戰者,約矣。吾所與戰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則敵所備者多,敵所備者多,則吾之所與戰者寡矣。故備前則後寡,備後則前寡,備左則右寡,備右則左寡,無所不備,則無所不寡。寡者,備人者也;衆者,使人備己者也。

故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不知戰之地,不知戰之日,則左不能救右,右不能救左,前不能救後,後不能救前,而況遠者數十里,近者數里乎!以吾度之,越人之兵雖多,亦奚益於勝敗哉!故曰:勝可擅也。敵雖衆,可使無鬪。

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計,作之而知動靜之理,形之而知死生之地,角之而知有餘不足之處。故形兵之極,至於無形。無形,則深間不能窺,智者不能謀。因形而措勝於衆,衆不能知。人皆知我所以勝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勝之形。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於無窮。

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趨下;兵之勝,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行,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成勢,無恒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故五行無常勝,四時無常位,日有短長,月有死生。」

做好形、造好勢,先勝後戰,聽起來都很完美。然而現實是資源有限,有所取捨是必然的,必須要知道什麼可以放棄、什麼不能放棄,承認事情不可能完美。這使得敵軍有弱點,你也有弱點,沒有人能做到面面俱到,故雙方都會有其「虛」、「實」。《虛實篇》很簡單,講的就是避實擊虛,想辦法以你的實打對方的虛。更細分來看,可分為「主導雙方形勢」、「判斷對方形勢」、「隱藏己方形勢」。

「主導雙方形勢」,指的是兩軍實力相當時,把握主控權才會有更大優勢,使敵軍化實為虛,創造彼虛己實的局面。因此善於作戰者,能比敵軍更早推測出何時打仗、在哪裡打仗,進而提前抵達戰場等待敵軍、養精蓄銳、佔據地利獲得主場優勢;善於作戰者,不會被敵軍調動,而是能透過利誘調動敵軍往自己希望他去的地方走,透過設置阻礙讓敵軍遠離自己不希望他經過的地方。

如果敵軍決定攻打你,你就立即反攻打他的首都要害,使他必須撤回去防守,你便能奪得戰爭的主控權,這是「攻其所必救」。平時想辦法讓敵軍勞累,不斷作勢開戰,讓他反覆動員、消磨其士氣,這是「佚能勞之」、「安能動之」。敵軍糧少,就假裝談和,實際上拖時間,讓敵軍把糧食吃光、餓他肚子,時機到了再一舉進攻,這是「飽能飢之」。

「判斷對方形勢」,才知道可以怎麼攻、怎麼守。因此要懂得分析敵軍的計謀,估計敵軍的糧食、裝備、人數,跟自己這方的做比對,由此決定要等待還是攻擊。用小火力攻擊敵軍,看對方什麼反應;故意展現弱形,誘敵軍進;展現強形,逼敵軍退。由敵軍的反應、進退,便可推斷他的形、知曉他所佔之地的重要性,進而知其虛實。判斷出虛實後,就集中兵力攻虛,打他來不及救的地方,往他沒料到的方向,走他沒有防守的路。一看到對方的虛隙,就急進衝入,得手獲利馬上迅速撤退,讓對方無法追擊。而自己防守則要確保防得住,特別是要防自己覺得不會被攻的地方。

善於進攻者,能讓敵軍不知該守哪裡;善於防守者,能讓敵軍不知道該攻哪裡。這是「隱藏己方形勢」的重要性,其最高境界為「無形」。敵軍以為是虛的地方,其實是實;敵軍以為是實的地方,結果是虛。你有時佯動誤導敵軍,有時佯動又變成真動。敵形不同,你打的方式就不同,使用的戰術變化無窮,沒有固定套路,任誰都看不出個所以然。而敵軍謀略再強,不知道你會打哪裡,他要防的地方就多,兵力就被迫分散。

你無形,敵軍便不得不分散兵力防守。知敵虛實,你便能集中兵力攻其虛。你集中攻擊的兵力,打他分散各地的防守兵力,便是以眾擊寡、以實擊虛。他看不透你,你卻知己知彼,你便能主導局面,這就是《虛實篇》的精髓。當然,這些道理人人會講,但並非人人會做。只讀兵法、紙上談兵是沒辦法真正學會應用的。唯有上了戰場,戒慎恐懼,知道自己能力不足,努力從經驗中學習,不關心單次失敗,但努力讓長期的勝仗數遠大於敗仗數,才是學會虛實之道的關鍵。

總結《虛實篇》:用兵就像水流,水無常形,兵無常勢。水趨下則順,兵擊虛則利。地形高低決定水怎麼流,形勢虛實決定兵怎麼調,高手之所以為高手,在於他用兵能主導形勢、看破虛實,並讓自己無形。而判定虛實後,也要懂正奇轉換,以正擊實,以奇擊虛,才能出奇制勝。所以《形篇》、《勢篇》、《虛實篇》三篇融會貫通,才算真懂用兵。

軍爭第七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於君,合軍聚衆,交和而舍,莫難於軍爭。軍爭之難者,以迂為直,以患為利。故迂其途,而誘之以利,後人發,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計者也。

故軍爭為利,軍爭為危。舉軍而爭利,則不及;委軍而爭利,則輜重捐。是故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軍將,勁者先,疲者後,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爭利,則蹶上軍將,其法半至;三十里而爭利,則三分之二至。是故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無委積則亡。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

故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合為變者也。故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掠鄉分衆,廓地分利,懸權而動。先知迂直之計者勝,此軍爭之法也。

《軍政》曰:「言不相聞,故為金鼓;視不相見,故為旌旗。」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專一,則勇者不得獨進,怯者不得獨退,此用衆之法也。故夜戰多金鼓,晝戰多旌旗,所以變人之耳目也。

故三軍可奪氣,將軍可奪心。是故朝氣銳,晝氣惰,暮氣歸。故善用兵者,避其銳氣,擊其惰歸,此治氣者也;以治待亂,以靜待嘩,此治心者也;以近待遠,以佚待勞,以飽待饑,此治力者也;無邀正正之旗,無擊堂堂之陣,此治變者也。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從,銳卒勿攻,餌兵勿食,歸師勿遏,圍師必闕,窮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

從《計篇》到《虛實篇》,講的多為大道理、大戰略。但是真的上到戰場、兩軍交鋒時,面對真槍實彈不能只有大戰略,還要懂得觀察、權衡當前的局勢,把握住實戰作業的基本注意事項,才有辦法爭得利益,這就是《軍爭篇》想談的核心內容。這篇的內容比較零散,更像是一篇戰術工具包的彙整,因此我將內容統整成以下七個面向,更能看清楚《軍爭篇》有哪些核心觀念:

以迂為直

在戰場上因為地形、戰略的關係,點到點之間,能讓軍隊最快通過的路線往往不是直線,而是迂迴的彎路。事先度量好地形,可以讓你有效欺敵,先待在遠處迂迴,讓敵軍覺得你距離很遠,再用小利引誘敵軍,讓他鬆懈。時機一到突然依最佳路線快速插入,便可將對方打個錯手不及。

行軍的代價

行軍是全副武裝帶著糧食、物資步行前進的過程,相當耗費體能,也是兩軍爭利的關鍵因素之一。平時若能做好相關訓練,在戰時的優勢便會全面提升。兩軍爭利時,部隊行進愈快愈好。但要走得快,便要拋棄一些物資;而要是物資太少,就會養不起軍隊。同時,若為了爭利,行軍百里不休息,軍隊會被拉開,只有前面十分之一體能較好的人能先到,一與敵軍交手便是以寡敵眾;行軍五十里不休息,只有一半人能先到;行軍三十里不休息,有三分之二的人能先到。

在不同的爭利情況,決策者要懂得在物資和行軍速度中做出權衡取捨,才不會造成過大的損傷。趙國的趙奢在攻打秦國時,行軍行到離敵軍五十里處便停下來紮營,一方面可以等待後面掉隊的人跟上,另一方面留這五十里路給敵軍,若敵軍打過來,必然能先耗掉對方大量的體力。

不做沒把握的事情

不知道其他諸侯國的政治意圖,就不能輕易決定外交方針。不知道前方地形,就不能在上面行軍。沒有嚮導、偵測兵,就不能得到地利。懂得什麼是自己知道的,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謹慎有效行事,才能減少意料之外的大差錯。

戰場上的基本思維

雖然打仗講求先勝後戰,但真的到了實戰時,還是要懂得使詐。就像足球有戰術、有跑位,但必要時刻,還是要懂得一些假動作過人的技巧,用以晃過對手。做決策時,永遠要想「怎麼做對我軍有利」,有利了才行動,不要被其他不相干的因素影響。用兵時,懂得分兵,利用正奇變化制勝。好的軍隊進攻、撤退迅疾如風,軍陣像樹林一樣嚴整,侵略時如同烈火,防守時不動如山,平時像陰天般勢不可測,一動起來雷霆萬鈞。

掠鄉分衆、廓地分利

打仗要懂得給軍隊開放一些非正式福利。例如在攻下城池後,讓士兵自由掠奪錢財、給大將分封地盤,以利益激起軍隊的戰鬥意志。但若今天打仗有著更高的政治目的,需要一統天下、獲得民心,就不能亂開這種福利給軍隊了。

指揮系統

打仗時,因為彼此聽不見說話,所以用鑼鼓發號施令。因為很難看見其他人,所以白天用旌旗、晚上用火鼓統一軍人的耳目。戰場上要求行動一致,勇敢的人不能獨自前進,膽怯的人亦不能獨自撤退,軍令如山,違背者斬。

治氣、治心、治力、治變

善於打仗的人,必善於治氣、治心、治力、治變。首先是治氣:面對敵軍時,若對方銳氣很盛,要懂得先避開,用時間跟他熬,等對方銳氣降到最低時再打。自己則要時時注意保持銳氣,仗才打的起來。第二是治心:保持內心不亂,以嚴整面對敵軍的混亂,以鎮靜面對敵軍的急躁,不因壓力而做出輕率決策。面對敵軍將軍,則可以試圖擾亂他的決心,例如斬其謀士,讓他失去左右手。將軍一慌,軍隊就散了,我方自然勝券在握。第三是治力:想辦法獲得主控權,先到戰場養精蓄銳、吃飽睡飽,打仗自然強而有力。這個道理跟《虛實篇》的「致人而不致於人」如出一徹。

最後是治變:懂得因應局勢變通,可以打就打,不能打就退,裡面其實涵蓋了許多治氣的道理。敵軍在高處,不可仰攻;敵軍背靠山丘下來,不可逆擊,把他引到平原再打;面對假裝敗北的敵軍不要追;面對敵軍放的餌兵不要攻;不要去攔正在退回本國的軍隊,因為對方歸心似箭,你一攔,他必跟你拚命;包圍敵軍要留缺口給他走,你可以在敵軍逃跑的過程中慢慢將他殲滅。但如果敵軍被圍死、被你逼到絕境,必然會跟你決一死戰,造成重大損傷。

總結《軍爭篇》:打仗不只要有大戰略、大戰術,細節上也一樣需要注重。規劃路線、行軍、帶兵、激勵軍隊、指揮、治氣、治心、治力、治變、衡量地勢、欺敵、防欺,這些細節做好,才能在戰場上成功爭利。

九變第八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於君,合軍聚眾。圮地無舍,衢地合交,絕地無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途有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故將通於九變之利者,知用兵矣;將不通於九變之利,雖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變之術,雖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是故智者之慮,必雜於利害,雜於利而務可信也,雜於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諸侯者以害,役諸侯者以業,趨諸侯者以利。

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也﹔廉潔,可辱也﹔愛民,可煩也。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九變篇》的核心宗旨是,在戰場上不能死守規矩,要懂得因應時局變通。由於截至目前,大戰略、核心理論和基本戰術在前面七篇都講的差不多了,之後的《行軍篇》、《地形篇》、《九地篇》談不同地理形勢的作戰策略,《火攻篇》、《用間篇》談特種作戰,都是比較細節的東西。講這些細節之前,先強調變通的重要性,才能活用兵法中的判斷原則,這是《九變篇》被放在這裡的用意。

本篇首先談了一點地形的基本觀念:濕地、沼澤等難以行進的地不要紮營;國境交界之地要搞好外交;險要之地不得久留;四面皆險、出入困難的地要預設奇謀,防範敵軍攻擊;遇到死地時要全力奮戰,寧可找死也不可等死,韓信當年背水列陣,目標正是要讓軍隊置之死地而後生。這些內容在《九地篇》會細講,《九變篇》只是先把它提出來當例子。

這些地形的作戰觀念雖然看起來很合乎常理,但總是會有常理不適用的特殊情況。面對特殊情況時,有的路明明可以走,卻選擇不走;敵軍雖可以打,但是不打;城池雖可以攻下,但是不攻;地盤雖可以爭,但是不爭;君主的命令不合現況,可以選擇不接受。智者想事情,要全面的考量利、害:考量利時,能同時把所有不利的可能都想過一遍;考量害時,亦能試圖從中找到有利的一面。因此很多事,局部看似乎符合原則、理所當然,但從大局看卻不然。懂得因應局勢變通,必要時違背法則,這是《九變篇》中最重要的理念。不懂變通,就算知道地形,也沒辦法獲得地利;知道利害關係,也沒辦法充分發揮軍隊的戰鬥力。

這裡孫子補充了陷害敵人的觀念。孫子認為最好的陷害方法是找些事情勞役敵人、用利益誘惑敵人,讓敵人自己去做對自己不利的事情。例如送美女,讓對方君主荒廢國事;送工匠,讓國家花費修理和園,致使軍費變少。韓國派遣水工誘使秦國進行水利建設,導致秦國無力東伐,亦是勞役的一種。這些觀念敵人也知道,所以自己平時必須保持警惕,防止被同樣的方法陷害,這就是變通思維中要考量的其中一類因素。

若要將領善於變通,有些特質必須具備,有些特質則應當極力避免,這些為將的「心法」,是《九變篇》最後談的主題。首先,將領必須懂得居安思危、未雨綢繆,時時做好準備,不抱僥倖心態。而將領應當避免的特質有五個:不怕死、貪生怕死、急躁易怒、廉潔但愛惜名譽、過於愛護百姓。因為在打仗過程中,不怕死的最好殺,貪生怕死的最好俘虜,急躁的和廉潔、愛惜名譽的最容易用激將法操控,愛護百姓的最容易被以人民為人質要脅。

總結《九變篇》:打仗會遇到的局面種類繁多、陷害敵人的方法很多、自身可能被敵人利用的特質也很多。凡事不能只仰賴直觀合理的決策,而是必須冷靜、謹慎地衡量利害關係、做好準備,並懂得變通,才能提高在戰場上的勝率。

行軍第九


「孫子曰:凡處軍相敵,絕山依谷,視生處高,戰隆無登,此處山之軍也。絕水必遠水,客絕水而來,勿迎之于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利;欲戰者,無附于水而迎客,視生處高,無迎水流,此處水上之軍也。絕斥澤,惟亟去無留,若交軍於斥澤之中,必依水草,而背衆樹,此處斥澤之軍也。平陸處易,而右背高,前死後生,此處平陸之軍也。凡此四軍之利,黃帝之所以勝四帝也。

凡軍好高而惡下,貴陽而賤陰,養生而處實,軍無百疾,是謂必勝。丘陵堤防,必處其陽,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

凡地有絕澗、天井、天牢、天羅、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軍旁有險阻、潢井、葭葦、林木、蘙薈者,必謹覆索之,此伏奸之所處也。

敵近而靜者,恃其險也;遠而挑戰者,欲人之進也;其所居易者,利也;衆樹動者,來也;衆草多障者,疑也;鳥起者,伏也;獸駭者,覆也;塵高而銳者,車來也;卑而廣者,徒來也;散而條達者,樵采也;少而往來者,營軍也;辭卑而益備者,進也;辭強而進驅者,退也;輕車先出,居其側者,陣也;無約而請和者,謀也;奔走而陳兵者,期也;半進半退者,誘也;杖而立者,饑也;汲而先飲者,渴也;見利而不進者,勞也;鳥集者,虛也;夜呼者,恐也;軍擾者,將不重也;旌旗動者,亂也;吏怒者,倦也;粟馬肉食,軍無懸瓶,而不返其舍者,窮寇也;諄諄翕翕,徐與人言者,失衆也;數賞者,窘也;數罰者,困也;先暴而後畏其衆者,不精之至也;來委謝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謹察之。

故兵非貴益多也,惟無武進,足以併力、料敵、取人而已。夫惟無慮而易敵者,必擒於人。

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也。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也。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則民不服。令素行者,與衆相得也。」

《行軍篇》、《地形篇》、《九地篇》的主軸皆為地理形勢,支軸則在講帶兵之道。《行軍篇》作為這系列的首篇,內容主要可拆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談行軍時面對不同自然地形和敵情表徵時的策略和判斷法則,第二部分則談軍隊的素質與管理。

若將第一部分的內容細分,《行軍篇》一共提出了四種自然地形的作戰策略、六種應當避免的危險地形,以及三十二條敵情表徵的判斷法則。正如《九變篇》所強調的,這些策略和法則不一定準,只是給出一個值得參考的思路,真正在戰場上還是要懂得因應現場狀況有所變通。

被孫子提出來分析的自然地形有四種,分別是山路、水路、鹽鹼沼澤地和平原。在山地裡,要靠近有水草的低谷行軍,在高處向陽的地方紮營。若在低處背陽的山谷紮營,一方面容易被包圍、仰攻吃虧,另一方面士兵在陰濕的地方容易生病。走水路渡河時,渡過後要遠離河流駐紮。若敵軍也渡河攻來,不要依附在水邊列陣,不然對方可能變得不敢過來。最好在離水流一段距離的高處列陣,待敵軍約一半兵力上岸,另一半仍在渡河時攻擊,對方兵少又位在低處,打起來自然處於弱勢,這叫「半渡而擊」。在鹽鹼沼澤地時,近靠水草,才有水源喝。背靠樹林,才不至於四面受敵,地面也比較堅實安全。在平原作戰,最好右側靠高地,因為古代兵器設計以右手為主,打起仗比較方便。

概括起來,到任何地形,若能位居高處、向陽避潮、近水草、背有靠山,對軍隊是最好的。反之,面對山深水大的「絕澗」、四面皆高的「天井」、三面環絕,易進難出的「天牢」、草木深密的「天羅」、地勢低窪,道路泥濘的「天陷」,以及兩山相向,洞道險惡的「天隙」等六種險惡地形,避開就對了。而若行軍的路上如果遇到險阻之地、沼澤低窪地帶、蘆薈、山林、草木茂盛之地,則一定要仔細搜索確認,因為很可能會有敵軍埋伏伺候。

在行軍的過程中,孫子給出了以下三十二條敵情表徵的判斷法則。必須一提的是,這些判斷法則你知道,敵軍也知道。若敵軍要設奇謀巧計,很可能會將這些法則一條條演給你看,誤導你對戰情的判斷。
  1. 如果敵軍離我們很近,但沒什麼動作,代表對方很可能已經佔據險要、有利之地。
  2. 如果敵軍離我們很遠,卻發兵過來挑戰,代表對方想要引誘我們前進。
  3. 如果敵軍佔據的是平坦開豁的地帶,代表他們具備某些優勢,不怕我們,並且已經準備好等待我們前去決戰。這時要格外謹慎。
  4. 如果樹木在搖動,代表敵軍來了,因為部隊前進時往往會伐木,用以開路、製作兵器、搭營。
  5. 如果草叢中充滿敵軍設置的障礙,代表敵軍可能已經跑了,拔營撤退前把草聚在一起,假裝好像藏了人,用來嚇唬我們。
  6. 如果鳥到某個地方突然飛的比較高,代表該地方可能有伏兵。
  7. 如果野獸群從樹林裡奔出,代表敵軍兵很多,覆蓋面大,很可能即將面臨大軍攻擊。
  8. 如果前方揚起的塵土又窄又高,代表戰車靠近了。因為戰車通常是排成一排在走,且行進動能大。
  9. 如果前方揚起的塵土低而廣,代表步兵來了。因為步兵列隊寬,且行進動能較小。
  10. 如果塵土分散,並且成條狀,代表敵軍在砍柴。因為砍柴通常是到處砍,砍完後拖著柴木走。
  11. 如果塵土少、時起時落,代表敵軍在紮營。因為軍隊紮營時,通常會派輕騎四處觀測地形。
  12. 如果敵軍使者言辭謙卑,最好仔細偵查敵情。要是對方在加緊戰備,代表他們準備進攻,當前的謙卑是在試圖鬆懈我們。
  13. 如果敵軍措辭激烈,擺出進攻架勢,代表對方可能有要緊事需要撤軍,因而向我們虛張聲勢。
  14. 如果敵軍先派出輕車至兩側定位,代表對方在列陣作戰。
  15. 如果敵軍沒特別開出什麼條件的情況下就來請和,一定有陰謀。若真要投降,必定會認真談條件、講價錢。
  16. 如果敵軍士兵開始奔走、展開兵力列陣,代表對方期待跟我們交戰。
  17. 如果敵軍有些在進、有些在退,整體時近時退,且進的時候怕我們跑,退的時候又怕我們不追,代表對方在引誘我們。
  18. 如果在偵查時發現敵軍都倚靠著武器在站立,代表對方缺乏軍糧、飢餓疲憊。
  19. 如果敵軍出來打水的人,打完水後自己先喝,代表對方軍營沒水了,大家都渴得不行。
  20. 如果敵軍有利可圖卻不進取,代表對方士卒疲勞、沒戰力了。
  21. 如果鳥在敵營聚集,代表敵軍已經偷偷撤退、留下空營了。
  22. 如果敵軍士兵夜間驚叫,甚至在晚上看不清時把自己人看成敵人而互相攻打,代表對方軍心慌亂不穩。
  23. 如果敵軍軍營擾亂,代表將領沒有威望、不穩重。
  24. 如果敵軍旌旗亂動,代表部隊亂了、指揮系統壞了。
  25. 如果敵軍軍官無故發怒,代表對方已經厭倦了,整體軍心不穩。
  26. 如果敵軍把人的糧食拿去餵馬、把運輸的牛殺來吃,代表對方已破釜沈舟,準備決一死戰。此時最好堅守不戰,想辦法再耗一陣子,讓對方餓。
  27. 如果敵軍將領低聲下氣找人談話、士卒間議論紛紛,營中到處充斥著私下的對話,代表軍心不穩。
  28. 如果敵軍拼命的獎賞將士,代表情況窘迫,人力喊不動、大家都不願意幹事,逼不得已需拿出重賞來利誘。
  29. 如果敵軍不斷處罰下屬,一樣代表情況窘迫,大家寧願被罰也不願幹事,導致必須透過加大處罰來脅迫。
  30. 如果將領一開始粗暴強硬,後來發現失去軍心、部隊不服自己,又由於自己壓不住陣而開始害怕部隊,這是最懦弱的領導表現。
  31. 如果敵軍使者委婉親切,甚至送上人質,代表可能對方想休戰。
  32. 如果敵軍盛怒出擊,但打了半天又不接戰、又不退兵,背後一定有蹊蹺,需要仔細偵查。
講完行軍過程的地形策略和敵情判斷,孫子接著講的是軍隊素質。兵不貴多,但要權力均衡、團結、能駕馭;打仗重點不在只憑勇猛冒進,而在能集中力量、判明敵情、選拔適合的人才;如果沒有深謀遠慮又輕敵,必會被敵軍俘虜。這些是軍隊最基本的觀念。

在管理軍隊上,要是在士兵們還沒有親近、依附將領時,將領就先用處罰來管理部隊,這些士兵便不能用於作戰,因為他們不服將領。要是士兵服了將領,但將領不能嚴格執行紀律,那一樣不能用於作戰。因為平時士兵不堅守紀律,到戰場上就更不會服從;唯有平時嚴守紀律,打仗時士兵才可能聽從指揮、協調一致。好的將領會先用懷柔安撫統一思想,再用軍紀軍法統一行動,軟硬兼施,將領、士兵打成一片沒問題,紀律嚴明也一點都不含糊。

總結《行軍篇》:不同的自然地形有不同的作戰策略,不同的敵情表徵有不同的含義,為將者帶領部隊行軍時需要將這些經驗謹記在心,謹慎思考,才能趨利避害,提高作戰效率。而在帶兵上,要懂得「令之以文,齊之以武」,士兵才會為你所用。

地形第十


「孫子曰:凡地形有通者、有掛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險者、有遠者。我可以往,彼可以來,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陽,利糧道,以戰則利。可以往,難以返,曰掛。掛形者,敵無備,出而勝之;敵若有備,出而不勝,難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敵。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盈而從之。險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陽以待敵;若敵先居之,引而去之,勿從也。遠形者,勢均,難以挑戰,戰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故兵有走者、有弛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亂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之災,將之過也。夫勢均,以一擊十,曰走;卒强吏弱,曰弛;吏强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敵懟而自戰,將不知其能,曰崩;將弱不嚴,教道不明,吏卒無常,陳兵縱橫,曰亂;將不能料敵,以少合衆,以弱擊強,兵無選鋒,曰北。凡此六者,敗之道也,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厄遠近,上將之道也。知此而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用戰者必敗。故戰道必勝,主曰無戰,必戰可也;戰道不勝,主曰必戰,無戰可也。是故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合於主,國之寶也。

視卒如嬰兒,故可以與之赴深溪;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敵之不可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戰,勝之半也。故知兵者,動而不迷,舉而不窮。故曰:知彼知己,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

《行軍篇》在談地形策略時,主要考量的是地理的「自然特性」,例如山、水、鹽沼、平原、向陽、地勢高低等因素對作戰的影響。《地形篇》主要考量的則是地理的「空間結構」和「戰術意義」,包含交通、距離、阻礙、攻守難易度等。將這些因素綜合考量,一共可將地形分為以下六種:
  1. 通形:我可以來,敵軍也可以來的地形為通形。作戰要訣是先佔據高地向陽面,並保障糧道暢通、安全穩固。
  2. 掛形:可以前進,難以回頭的地形為掛形。作戰要訣是看敵軍有無防備,沒有的話就出兵突襲。若敵軍有準備,要是沒打贏,我方會難以返回,損失更大,因此要更加謹慎考量。
  3. 支形:敵我雙方處在兩端、先攻者不利的地形為支形。例如兩軍相隔一個峽谷,先經過峽谷的軍隊容易中對方埋伏;兩軍相隔一條河時,渡河者容易被對方半渡而擊。面臨支形時,若敵軍引誘,不要追擊。最好是我方引軍離開,要是敵軍打來,就等他出來一半立馬回擊;要是敵軍不打就算了,未來有的是其他機會。就怕硬要乘著弱勢去打,要是打輸,未來就沒機會了。分析利害,學會等待、學會不打,才是兵法的精神。
  4. 隘形:兩側寬廣,中間狹隘,只有一條路能通過的地形為隘形。面對隘形,先把通道填滿兵力者有優勢。因此若我軍先到,必先守住隘口,在隘路填滿兵力、列好陣,等待敵軍攻來;若敵軍比我軍早到,並且已將隘口守住,就別打。在韓信破趙之戰中,井陘口就是隘形,正因趙軍沒有派兵守住,才會發生後來的背水一戰。
  5. 險形:易守難攻的險要地形為險形。如果我軍先到達,就佔領險形高處向陽面,等待敵軍的攻勢。若敵軍提前搶佔險形,難以攻下,就撤退。要是敵軍離開險要地形追過來,我們可以試圖反搶;若敵軍不追,就讓他們一直待著,我們直接搬師回國。
  6. 遠形:兩軍兵力相當、距離較遠的地形為遠形。身處遠形,不宜主動挑戰,因為挑戰者需要走很長的一段路。在兵力相當的情況下,這段路對軍隊的體力消耗會成為勝敗的關鍵。
作為將領,作戰前最重大的責任是將這六種地形研究透徹。《形篇》談軍形,《地形篇》談地形,兩者都是「形」,背後「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勝可知,而不可為」的思想也是一致的。孫子認為在打仗時,透過分析彼此的形去「判斷是否必敗」,比「擁有必勝的信心」更為重要,也因此他在分析六種地形時,很多時候都叫你別打。打仗最怕的正是不知道自己必敗,還抱著必勝的決心去打,反而導致慘敗。

地形是用兵的輔助條件,頂尖的將領懂得判明敵軍意圖、研究地形險易,唯有這樣才有可能取勝。根據實際戰況判斷,如果必勝,君主說不打,也可以打;如果必敗,君主說打,也可以不打,這是《九變篇》的「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進不求戰勝之名,退不避違命之罪,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民眾、有利君主,這樣的將領才是國家最珍貴的寶物。

本篇講完地形後,依然回到帶兵之道的主題上。畢竟形勢擺在那,負責判斷的仍是將領。兵書是寫給將領看的,雖然各章有著不同的主題,孫子仍不忘在每個章節時時叮囑如何帶兵。而《地形篇》中,孫子給出了六種因為將領失責導致必敗的情況作為警惕:
  1. 走:雙方條件相當,但用自己十分之一的兵力去和敵軍作戰,以一敵十,自不量力。
  2. 弛:兵士強悍,但將領懦弱、指揮不動,導致紀律鬆弛。
  3. 陷:將領很強,但士卒跟不上,沒有被訓練好。
  4. 崩:小將對大將不服,遇敵時擅自率隊出戰,大將沒辦法有效指揮、執行大戰略。
  5. 亂:將領管理無章法,出兵列陣縱橫不整、橫衝直撞。
  6. 北:將領不能判斷敵情,以少擊多、以弱擊強,用兵不懂得選精銳當先鋒隊。
好的將領,懂得均衡的使用愛與畏、恩與罰來管理軍隊。愛的標準,是讓上級如同父母,把士兵當作自己的孩子,可以一起冒險、赴死。然而要是只知厚待而不能指使、一味溺愛而不能命令、違法亂紀卻不能治理,那士兵就變成驕子,不能用了。因此愛要搭配畏,合起來才有效。畏的標準,是上級比敵軍更可怕。古代軍隊出征前習慣殺人祭旗,殺的都是皇上寵臣,一殺立威,震懾全軍,傳出去也威震天下,這就是畏的力量。

最後,《謀攻篇》、《虛實篇》都一再強調的知己知彼,孫子到《地形篇》又重複強調了一次:知道我軍很強,但不知道敵軍也很強,勝算只有一半;知道敵軍可擊,但不知道我軍不夠強,勝算也只有一半。知己知彼,但不知地形,勝算仍然只有一半。而要是同時知己知彼、知天知地,就不會感到迷惑,對任何變化皆了然於胸、應對措施變化無窮,勝利也完全保障了。

總結《地形篇》:不同的空間結構有不同的作戰方式,打仗前一定要先仔細想一遍,在暸解敵我的情況下,若連地利都能考慮周全,勝算自然會大大提升。而在帶兵上要懂得剛柔並濟,用愛和畏管理軍隊,這跟《行軍篇》最後講的「令之以文,齊之以武」的想法是一致的。

九地第十一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圍地,有死地。諸侯自戰其地者,為散地;入人之地而不深者,為輕地;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為爭地;我可以往,彼可以來者,為交地;諸侯之地三屬,先至而得天下之衆者,為衢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為重地;山林、險阻、沮澤,凡難行之道者,為圮地;所由入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吾之衆者,為圍地;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者,為死地。是故散地則無戰,輕地則無止,爭地則無攻,交地則無絕,衢地則合交,重地則掠,圮地則行,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所謂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衆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敢問︰『敵衆整而將來,待之若何?』曰:『先奪其所愛,則聽矣。』故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凡為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克。掠于饒野,三軍足食。謹養而勿勞,併氣積力,運兵計謀,為不可測。投之無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盡力。兵士甚陷則不懼,無所往則固,深入則拘,不得已則鬥。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吾士無餘財,非惡貨也;無餘命,非惡壽也。令發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臥者淚交頤。投之無所往者,則諸、劌之勇也。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敢問︰『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同舟而濟。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是故方馬埋輪,未足恃也;齊勇如一,政之道也;剛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攜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聚三軍之衆,投之於險,此謂將軍之事也。九地之變,屈伸之利,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凡為客之道,深則專,淺則散。去國越境而師者,絕地也;四達者,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淺者,輕地也;背固前隘者,圍地也;無所往者,死地也。是故散地,吾將一其志;輕地,吾將使之屬;爭地,吾將趨其後;交地,吾將謹其守;衢地,吾將固其結;重地,吾將繼其食;圮地,吾將進其途;圍地,吾將塞其闕;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故兵之情:圍則禦,不得已則鬥,過則從。

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夫霸王之兵,伐大國,則其衆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是故不爭天下之交,不養天下之權,信己之私,威加於敵,則其城可拔,其國可隳。施無法之賞,懸無政之令。犯三軍之衆,若使一人。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夫衆陷於害,然後能為勝敗。故為兵之事,在於佯順敵之意,併敵一向,千里殺將,是謂巧能成事者也。

是故政舉之日,夷關折符,無通其使;厲於廊廟之上,以誅其事。敵人開闔,必亟入之,先其所愛,微與之期,踐墨隨敵,以決戰事。是故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

《行軍篇》考量地理的「自然特性」,《地形篇》考量地理的「空間結構」和「戰術意義」,《九地篇》則是考量地理的「戰略性質」和「士氣分佈」,包含進入敵國的深淺程度、與周遭國家的關係、敵我的心理狀態。以下是《九地篇》所提出的九種地形以及相應的作戰策略:
  1. 散地:在自己國境內作戰的,叫散地。身處散地時,敵軍深入我國,一心想求戰,而我軍離家太近,軍心易散,大家都想早點回家,缺乏戰鬥慾。因此身處散地適合防守不適合作戰;若真要作戰,必須先治氣,想辦法讓大家萬眾一心。歷代戰爭中,若位於散地,常見的戰術是把人、糧食全部撤進城裡面,固守城池和險要之地,試圖把敵軍耗到撤退,並適時派輕兵阻斷對方糧道,再依靠天氣地勢出其不意、攻其無備。
  2. 輕地:進入敵人國境不深的地區,叫輕地。身處輕地時,向前深入敵國會害怕有危險,向後退則可以回到自己家,士兵的戰鬥慾也不高。因此輕地不宜停留,而要快速通過,並讓部隊密集連屬,一來防止敵軍進攻,二來防止士卒逃跑。最好先挑選精兵組成先鋒隊,到周遭掠奪一番,製造一些小勝利來鼓舞士氣、給軍隊壯膽,這亦是《軍爭篇》裡的治氣之法。
  3. 爭地:誰先佔就對誰有利,可以以寡敵眾、以弱擊強的地區,叫爭地,也就是兵家必爭之地。遇到爭地,應當急速前進,想辦法搶先敵人到達。如果敵軍佔到爭地,不要硬攻,可以假裝撤退,再用《軍爭篇》所提的「攻其必救」的方法試圖把敵軍引出爭地,自己再趁機強佔。如果我軍佔到爭地,面對敵軍的誘騙,一定要懂得派精銳固守爭地,用其餘的輕兵前去追擊敵軍,並在追擊的過程中一路設伏,要是敵軍回頭攻打爭地,就容易被伏兵攻擊。
  4. 交地:四通八達,我可以來、敵人也可以來的地區,叫交地,若從自然地形的角度來看則叫通形。遇交地,行軍布陣不能有空擋,要首尾相接、保護好糧道,讓整個部隊能相互策應,不能讓敵軍乘虛而入。若能事先準備,一定要加強守備、修築工事、嚴密把守要道;要是來不及,兵力上又沒優勢,就分兵埋伏、向敵軍示弱,等敵軍長驅大進時再用伏兵攻擊。
  5. 衢地:三國交界之地,叫衢地。在衢地,先和第三國外交結盟者,才能形成二打一的勝算。這個策略背後的精神正是《謀攻篇》的「上兵伐謀,其次伐交」。
  6. 重地:深入敵國之地,叫重地。身處重地時,本國糧食運不過來,最大目標是就地解決糧食問題。因此要懂得鼓勵士兵掠奪,將搶到的食物、物資上繳軍隊,搶越多賞越多。
  7. 圮地:山林、險阻、水網、湖沼等難以通行的地區,叫圮地。遇圮地,沒法紮營,要快速通過,不得久留,並注意保存體力。若敵軍在隘道口截擊,先派出輕車在前接戰,後面部隊左右迂迴,大將四面觀察,尋找空隙突破,之後與前鋒在合適的地方會合。
  8. 圍地:被地形包圍,進去的道路狹窄,出來的道路迂迴,敵軍可用很少的兵力擊敗我們的地區,叫圍地。被困在圍地、糧道遭敵軍斷絕時,就需要用奇謀詭計。首先向敵軍展示堅守不出的意志,一次把好幾天的飯做好,對方看不到炊煙,便以為我們糧食吃完了。接著將《行軍篇》的敵情表徵判斷一條條演給敵軍看,讓對方以為我們快不行了,再乘其戒備放鬆時動員全軍一鼓作氣強攻出去。若敵軍被困在圍地,則要派出軍隊把守要道,用輕兵挑戰,試探敵軍的計謀。
  9. 死地:毫無退路,不決一死戰便會全軍覆沒的地區,為死地。被困在死地時,把牛殺了、車燒了、水井填了、灶平了,吃大餐、剃光頭,用發狠的儀式激勵大家,以必死之心,能殺多少敵人就殺多少敵人。若敵軍被困在死地,一定要開條生路給對方跑,人一有生路,戰鬥意志就會降低,一心想逃亡求生。在這條生路上埋伏,每跑一段就吃掉一截,才能將我軍損失降到最低,跟《軍爭篇》的「圍師必闕,窮寇勿迫」是一樣的道理。
《九地篇》在談完九地後,剩餘的篇幅都在談「好的軍隊該達到什麼樣的境界」,我這邊將它的內容整理成以下六個面向:

擾亂敵人

善於用兵的人,能擾亂敵人,使敵軍前後不能策應、主力和小部隊不能互相依靠、官兵之間不能互相救應、上下不能收容、士卒不能集合起來,縱使集合了也毫無組織秩序。如果敵軍不亂、人數眾多,就奪其所愛,奪糧道和有利地形,藉此擾亂。用兵要快,在敵人來不及反應的時機,走敵人想不到的路線,打敵人沒有戒備的地方。造成有利我軍的局面才行動,不然就按兵不動。

三軍一體

善於用兵的人,能讓自己的部隊像蛇一樣,一打頭,尾巴就來救應;打尾,頭就來救應;打腰,頭尾都前來救應。部隊同舟共濟、互為左右手。用把馬拴起來、把車輪埋起來的方法防止士兵逃走是靠不住的。重點還是在管理軍隊,讓強者和弱者都能發揮作用,並適當運用地形,製造不得不服從的「勢」,使全軍團結,指揮三軍如同指揮一個人一樣方便整齊,達到《勢篇》「凡治衆如治寡」、「鬥衆如鬥寡」的境界。

管理士氣

侵入敵國的關鍵在治氣。我軍身處重地,專心致志;敵軍身處散地,軍心渙散,故我軍的戰鬥意志大於敵軍。透過搶掠來餵養軍隊,讓士卒養精蓄銳、集中力量;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不求百戰百勝,但求一戰而定。指派士兵執行任務不需告知原因,只告知利益不告知危害,才不會讓士兵疑懼不敢進。在關鍵時期要打破常規,下達行政外的威令,懸超越法定的獎賞,激勵勇夫挺身而出。

士兵的心境決定戰鬥意志,戰鬥意志決定戰鬥力,整體可以參考一個簡單的原則:士兵被包圍就會抵抗,迫不得已就會奮勇戰鬥,陷於危急的困境就會聽從指揮。因此在打仗時,把軍隊投到無路可走的地方,禁止迷信、消除疑惑,便能齊心兵力,使士兵持有必死之志,不用告誡就懂得戒備、不用要求就懂得出力、不用約束鼓勵就能團結、不用三令五申就會遵守紀律。唯有讓士兵陷入危險,才能真正發揮潛力,每個都變成勇士,敢於拼死也不會逃跑,因為此時要是斂財、不拼命,就保不住命。這就是韓信攻打趙國時,將大軍背水列陣的原因。
 
善於運籌帷幄

太忙的人不會成功,好的將領也不會總是忙碌在做事,而是鎮靜平和、不緊不慢,有足夠的時間認真思考、積累實力。好的將領一定是謀定而後動,先勝後戰,佈置戰略善於運籌帷幄。作戰時,能順著敵人的意圖,讓敵人得志、趨向墮落,待其鬆懈後再集中兵力攻打。平時讓自己顯得沉靜柔弱,一但敵人露出破綻,若判斷不是誘導的假象,就急速乘隙而入,讓對方措手不及。先佔領敵人最心疼的戰略要地,不和敵人約好時間地點按時打,而是隨時出其不意、攻其無備,靈活的因應敵情變化調整作戰計畫,不死守規矩。

嚴格保密、難以捉摸

好的將領和軍隊行事善於保密,士卒只知道任務,不知道整體的作戰意圖;決定戰爭的行動後,就銷毀一切相關紀錄,也不許敵國使者紀錄,防止軍情洩漏;行動和計謀不斷變化更新,讓人無法識破;駐軍地點經常改變、行軍多繞彎路,誰也不知道要去哪;交付的任務將如同派人登樓,登上了,就把梯子抽掉,抱著破釜沈舟之心,只能上不能退;指揮士兵如同驅趕羊群,大家相信著領導者,死心塌地跟著走,但不知道要去哪裡。敵人猜不到你在計畫什麼,自己人也不知道你有什麼謀略。最後,把軍隊投入險難而取勝,讓大家活著回來。要達到以上目標,前提是將領要能在九地的機變下能屈能伸,並且懂得治氣,用實力和領導力獲得軍心,軍隊才會願意跟隨。

霸王之道

《軍爭篇》提過的:不知道其他諸侯國的政治意圖,就不能輕易決定外交方針。不知道前方地形,就不能在上面行軍。沒有嚮導、偵測兵,就不能得到地利。孫子到《九地篇》又再重複強調了一次,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如果以上這些面向有哪一條不知道,就不是「霸王之兵」。

若你能用霸王之兵征伐大國,敵國會懼怕兵威,無法充分動員集結,而你又威震天下,沒人敢跟你的敵國結交。真正的霸王之道,是提升自身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在各方面全面領先,便不需要爭著向哪一國建交,也不必在各國培育自己的勢力,只要伸展自己的戰略意圖,把兵威加之於敵國,就能拔他城池、滅他國都。

總結《九地篇》:為將者要懂得搶佔戰略價值高的地點、快速通過戰略價值低的地點,並且學習分析不同地形對敵我兩方軍隊的士氣影響,進而佈置作戰策略、管理士氣。頂級軍隊的境界是三軍如一體,知道怎麼擾亂敵人,善於運籌帷幄,精通治理士氣,執行戰術保密到家,軍事舉措難以捉模,一出征便威震天下,靠霸王之兵的威望就能取得先天優勢。

火攻第十二


「孫子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積,三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隊。行火必有因,烟火必素具。發火有時,起火有日。時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軫也。凡此四宿者,風起之日也。

凡火攻,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火發於內,則早應之於外;火發而其兵靜者,待而勿攻,極其火力,可從而從之,不可從則止;火可發於外,無待於內,以時發之;火發上風,無攻下風;晝風久,夜風止。凡軍必知有五火之變,以數守之。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水可以絕,不可以奪。

夫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費留』。故曰:明主慮之,良將修之,非利不動,非得不用,非危不戰。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故明主慎之,良將警之,此安國全軍之道也。」

《孫子兵法》最後的《火攻篇》、《用間篇》兩篇,講的是特種作戰。《火攻篇》包含了兩個主軸,一個是火攻的邏輯,另一個是鞏固勝利的邏輯。

孫子將火攻的方式分作五種:火人,是火燒敵人營盤、燒殺兵卒。火積,是火燒敵人積聚的器材、糧草。火輜,是火燒敵人運輸中的物資。火庫,是火燒敵人的倉庫。火隊,是火燒敵人的隊仗、兵器。軍隊平時就得預備好火攻器材,關鍵時刻才有辦法實施火攻。什麼是關鍵時刻呢?必須滿足特定條件。放火的時機要看天氣,待乾燥時才得以火攻。起火的日子要等風起,當月亮經過箕、壁、翼、軫等四宿時,風起的機率大,便是起火的好日子。

使用火攻,要以兵勢配合火勢,有以下五種變化值得注意:
  1. 在敵人內部放火,就要即時從外面派兵策應。因為火攻並不能指望燒死敵軍,只求能引起敵軍混亂,並在火勢尚未熄滅時乘亂攻打。
  2. 如果敵營起火後,敵軍非常鎮靜,代表對方訓練有素、治軍嚴謹。這種時候先等待一下,加強火勢,有機會才進攻,沒機會就算了。
  3. 在敵人外部放火,不需要內應,只需要適時把火點燃就好。
  4. 在上風放火,不可從下風進攻,而要順風進攻、左右打擊,才不會被火勢燒到。
  5. 白天風吹的愈久,晚上風停的機率就愈高
這就是《火攻篇》關於火攻的全部內容了。在最後一段裡,孫子談到軍事勝利後,接著必須以政治勝利為目標的守勝思想。打仗打贏了,如果不能鞏固勝利、修明政治,勝仗一多,便會導致百姓疲憊、君主驕傲、國家自滅。戰勝容易,守勝困難,也因此孫子在整套兵書裡反覆強調比起百戰百勝,更應追求一戰而定。如何鞏固勝利,是英明的君主必須慎重考慮、優秀的將領必須認真研究的課題,絕不能因憤怒而興師作戰,任何軍事策略一定要對國家有利才行動,不利就停止。因為憤怒的心情久了會淡去,但國家滅亡無法復存、人死了也無法復生,故明君慎重、良將警惕,才是安國全軍之道。

總結《火攻篇》:起火、放火要看天時,兵勢要配合火勢,平時就準備好,火攻才能發揮戰術價值;戰爭奪勝,不應追求百戰百勝,而該追求一戰而定,軍事勝利後必須修明政治,才能長期鞏固勝利。

用間第十三



「孫子曰: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姓之費,公家之奉,日費千金,內外騷動,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相守數年,以爭一日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知敵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將也,非主之佐也,非勝之主也。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者也。

故用間有五:有鄉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五間俱起,莫知其道,是謂「神紀」,人君之寶也。鄉間者,因其鄉人而用之;內間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間者,因其敵間而用之;死間者,為誑事於外,令吾間知之,而傳於敵間也;生間者,反報也。

故三軍之事,莫親於間,賞莫厚於間,事莫密於間,非聖智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微哉!微哉!無所不用間也。間事未發而先聞者,間與所告者皆死。

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間必索知之。必索敵人之間來間我者,因而利之,導而舍之,故反間可得而用也;因是而知之,故鄉間、內間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間為誑事,可使告敵;因是而知之,故生間可使如期。五間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於反間,故反間不可不厚也。

昔殷之興也,伊摯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在殷。故明君賢將,能以上智為間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軍之所恃而動也。」

《用間篇》是《孫子兵法》的最後一篇,談的主題是使用間諜,進而打贏情報戰。戰場上瞬息萬變,軍隊的行動必須仰賴情報,用輕兵互探虛實的過程固然能讓你更暸解敵人,但這依然比不上直接從潛藏敵方的間諜身上拿到的一手情報。《用間篇》回答了以下幾個問題:為什麼該重視用間?間諜有哪幾種?什麼樣的人能用間諜?哪種間諜最重要?

為什麼要用間諜?孫子的答案很簡單:探知情報、降低戰爭成本。在戰場上,事先暸解狀況的人勝算高。要事先暸解狀況,靠的不是占卜問鬼神,也不是用類比思維、用一般的規律和經驗推測,而是要有人實地現場調查過,這便是間諜發揮作用的地方。而在成本面上,古代八戶人家一個井田,打仗時一家當兵,七家後勤運輸供奉,興兵十萬,背後是七十萬家的成本,代價之高在《作戰篇》已經強調過了。戰爭打好幾年,為的都是勝利的那一天,在每天都耗費如此龐大的情況下,如果還捨不得花錢買間諜、買敵情,是最不負責任的行為,因為能花錢解決的事都是代價最低的。

十萬大軍作戰時,每天都有七十萬家在花錢,要是能透過買間諜讓戰爭早一點結束、得勝,背後省下的是七十萬家的好幾天供奉。因此君主花錢不能只算自己的帳,要把全部人的帳統一算進去,花錢的目標是排除一些可能性,不可能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多花一些冤望錢,才可能把錢花在刀刃上。

間諜有哪幾種?孫子一共歸納出了以下五種:
  1. 因間:誘使敵國當地的官鄉大夫做間諜,提供有價值的情報。
  2. 內間:使用內間,就是利用敵國的官吏。因犯錯導致前途受影響者、被刑罰導致心懷怨恨者、貪財好色者、對自己地位不滿者、才能沒被重用者、希望己方失敗自己才有機會者、懷有二心者,都可以發展為內間。內間不一定是奸臣,相反的有些內間並不知道自己是內間,覺得自己對主君很忠心,主君也覺得他很忠心,這種人對國家的破壞比真正的敵人還大。例如鴻門宴時,項伯只是想做老好人、中介調和者,根本沒有想要害項羽。但就是因為他的緣故,劉備才得以逃脫,最終統一大漢。
  3. 反間:透過收買、勸降等各種方式,誘使敵方間諜為我所用,稱作反間。自己利用內間時,一定要注意提防自己的內間是否變成了反間。
  4. 死間:傳遞假消息給自己的間諜或使者,讓他帶去給敵人。由於不知道自己掌握的消息是假的,自然不可能洩密,又能得到敵人的信任。而當真相敗露時,他一定會被敵人處死,故稱死間。
  5. 生間:派遣使者前往敵軍刺探情報,或是讓人喬裝成敵軍士兵,前去敵營偷聽號令,最終回來稟報資訊者,稱作生間。
什麼樣的人能用間諜?唯有聖智之人、有領導力者才能用間諜。因為任何間諜都可能被敵人策反、控制,若要善用,必須讓他與你推心置腹、死心塌地跟定你,服你的情義、本事、胸懷和人格,才能從根本上避免被反間。使用間諜要注意幾個原則:三軍將士都親,但間諜最親,對待自己養的間諜要慷慨,花再多錢都是小錢;沒有什麼事情比間諜更需守密,一但間諜洩露訊息,必嚴厲懲罰,處死洩密的間諜和知道秘密的人;要攻擊敵軍,一定要先摸清對方守將是誰,其左右親信、通報員、守門官吏、近侍官員的底細也要讓間諜摸清楚。

哪種間諜最重要?在所有間諜裡頭,反間是最重要的,是用間的根本。一定要把敵國派來的間諜找出來,收買他、誘導他;敵國派來的使者要盡可能久留、策反以為己用。透過反間暸解敵方,知道敵方的國勢情況、敵方朝廷大臣誰跟誰有矛盾,便可進而使用因間、內間;知道哪些假情報可以對敵方產生顛覆性作用,便可使用死間;知道敵方的疏密,便可使用生間。

總結《用間篇》:用間的目的是獲知情報、降低戰爭成本。有領導力者才能用間,對待間諜要慷慨、間諜洩密要嚴懲。在五種間諜中,反間最重要,不管得到什麼人,都不如得到對方的人,且不只要得到對方的人,還要得到對方對的人。整個軍隊都得依靠間諜情報來決定行動,因此明君賢將以有大智慧的人做間諜,必成大功。

兵法總結

在戰略上,先在基本面分析勝算,再考慮損失,最後考慮利益,全部清算完後決定是否開戰。要是勝算不夠、損失無法承受就不開戰;要是開戰了,才繼續談奇謀巧計。開戰後,動員準備的過程要盡可能的壓低運糧和徵兵成本、提升效率;謀攻作戰時應當慎戰、速戰,並且比起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更應該以「求全」為目標,最好能「不戰而屈人之兵」。所以謀攻的先後順序為伐謀、伐交、伐兵、攻城。要是判斷自己不如對方,要懂得認輸逃離,未來再打。

在用兵上,打仗前要不斷耐心等待、積累實力,分析敵我兩方的「形」,直到確認自己處於不敗之地後,再等待敵人失誤,這是「勝可知,而不可為」。確認形勝才開打,便能讓每場戰役都是「無智名,無勇功」的以強擊弱之役,這便是「先勝後戰」。形勝以後,接著因應勢態變化造勢,把對的人在對的時機放在對的位置,將組織架構、指揮系統做好,打仗時善用「以正合,以奇勝」的分兵大戰術,這些舉措的目的皆在追求勢勝。讓自己示敵軍於無形,同時看破敵軍虛實,把握戰場主導權,「致人而不致於人」,並以正擊實、以奇擊虛,「避實而擊虛」,便可出奇制勝。

戰略選定,用兵觀念也建立完成後,若面臨兩軍爭利,要注重把戰術細節做好。為將者需暸解不同天時、地形下的作戰策略,能判斷不同敵情表徵背後的含義,並謹慎思考、未雨綢繆、運籌帷幄、保密軍情、內心不亂、耐心等待、謀定而後動。在部隊管理上「令之以文、齊之以武」、軟硬兼施並有效管理士氣,在戰術執行上懂得變通而非死記法則,在利害分析上知己知彼又知天時地利,在策略上懂得欺敵害敵、防欺防害,在做決策時永遠在想「怎麼做對我軍有利」,才能提高在戰場上的勝率,並以霸王之兵威震天下。

火攻要看天時,兵勢要配合火勢;將領要善於用間,以反間為本進而使用因間、內間、死間、生間,在情報面上贏過對手,便能加速讓戰爭提早結束、降低軍事成本。打仗不求百戰百勝,要求「一戰而定」,軍事勝利後必須修明政治,才能長期鞏固勝利。

Medium Link: 《孫子兵法》完全解讀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