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y

文章索引

原本這個部落格存在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沉澱一些心得、紀錄我覺得重要的事情和保存年輕時的回憶與思想。沒想到寫著寫著發現不少文章的瀏覽次數出乎意料的高,也讓我意識到我的想法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許多素不相識的人。

所以基於有人在看的前提下,我決定將文章做一份索引,讓你方便查詢。這份索引總共有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分類索引,其中每個類別的文章由上到下是按照發表時間由新到舊排序的。第二部分是時間索引,也就是直接將所有的文章按照發表時間由新到舊排序。

部分文章我有同步發佈在 medium 的個板上:Sheracaolity

從遺忘找回初心

Image
必須承認,在開始讀物理系以後,我愈來愈不喜歡物理了,而且我發現我有不少物理系的朋友也跟我有著同樣的狀況。在大量重複性的公式推演和數學運算中,物理似乎不再像以前那般迷人、充滿靈性。

在休學的這一年多裏頭,我花在研究物理的時間非常少,我對於物理理論細節的掌握顯然也不像過去那般犀利。但很神奇的是,我發現現在的我比起大學時期、甚至是高中時期更愛物理了。光是偶爾在腦中思考正向力、向心力、電磁場等最簡單、最古典的觀念就足以讓我感到興奮,覺得這東西很神奇。以前我在思考這些觀念時,腦中可能會浮現它們的數學公式,然後心想「哦,就這樣啊,沒什麼特別的」。但是現在我感受到的卻是一種與真實世界的連結,會有種「天啊,這個世界真的好神奇」,並想要馬上起身研究物理的衝動。

以前在物理系時,「簡單」常常不自覺地變成「理所當然」,但是我現在卻發現其實最漂亮的就是這些簡單的東西。你站在地板上,地板會把你撐起來;你在跑到彎道時,會感受到一股慣性力試圖將你拉出軌道;你手機撥打出去,會送出電磁波、改變空間的電磁場分佈結構。這些都是很神奇的現象。但是當我還是物理系學生、物理能力最好的時候,它們可一點都不會讓我感到神奇,因為我已經麻木了,只想著去追尋更抽象複雜的理論,卻忘了自己學習物理的初衷。

最近我乘著這股突然重新湧出的熱情,下單買了加來道雄的《Hyperspace》來啃,因為近代物理的發展脈絡一直是我最愛的物理主題。在閱讀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很輕易地就進入了自己過去對物理感到極端興奮的那種體驗,這感覺實在是太棒了,我猜嗑藥應該就是這種感覺。

不只是物理,同樣的情況也體現在我學習寫程式的歷程。

我人生中最不喜歡寫程式的時間,就是在軟體公司工作的時間,因為我寫程式的動機變了。當我在軟體公司工作時,我不再是為了打造一個我打從心底覺得很酷的東西寫程式,而是變成為了「創造客戶價值」而寫程式。即便我試圖說服自己「創造客戶價值也很重要」,但是理性最終仍敵不過感性,我寫程式的驅動力也變得不如從前。

所以後來我封了鍵盤、停止寫程式,反倒開始去自學一些 Digital Circuits、Programmable Architectures、Computer Organization、Operating System 和 Design Patterns 等我當下更有動機、也更有興趣去學習的東西。這些東西學到一段落後,我就很自然…

給日本自助新手的建議

Image
前言 「暑假」、「寒假」、「星期天」的概念對我這個休學生來說早已失去意義。但是對我的同齡朋友們來說,這些日子仍是特別的。

去年剛退伍時,我的一位老朋友揪我今年寒假和他一起去東京自助旅行。身為一位嚮往日本美食的吃貨,我只花不到五秒就答應了這個邀約。

由於我們兩人都是第一次自助,所以行前上網爬了不少資料。雖然網路上資料非常多,但是我總覺得裏頭有真正同理到新手的內容並不多,所以我決定趁這次自助剛回來沒多久、記憶還沒遺失太多的時候,寫一篇我覺得適合新手參考的自助旅行指南。

因為我自助的經驗只有東京,所以這篇指南中列舉的範例都是我在規劃東京自助行程時的思路,但我相信文中的很多規劃邏輯是廣泛適用於大部分國家的。

概念 對於第一次自助的新手來說,我認為在最一開始最重要的事情,是給自己建立「自助旅行是什麼樣的一種體驗」的概念。

如果你沒什麼自助的經驗,那麼你的想像往往會和真實情況有不小落差,這個落差可能會讓你在排定行程和預算時變得不切實際,所以事先建立概念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起點。

對於建立概念這件事,我的作法是到 Youtube 隨意翻找一些風格輕鬆的影片來看。這些影片基本上可以粗略分成「觀念教學」和「旅遊紀錄」兩大類,我個人認為旅遊紀錄類的影片對建立概念特別有幫助。

以我去東京來說,對我最有幫助的是「賴勇霖影像日記 - 東京自由行」這個系列。它一共有十隻影片,全部看完後大概就會初步暸解「去東京自助旅行」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其他我當時有參考的單支影片有:
日本自由行 | 預算怎麼抓 | 吃、住、交通、機票(單純參考預算範圍而已)全日文|在日本這麼做小心被白眼?日本旅遊要注意的三件事情【教學】東京自由行旅遊規劃(使用Google Map 我的地圖)【M&E 旅遊】新手&懶人必看!東京自由行攻略!【日本生活】怎麼搭東京的電車?5分鐘了解東京的電車!日本生活的點點滴滴来日必看~如何乘坐日本电车【乘电车时注意事项】&日本电车站内设施说明(真人示范,超详细解说) 在建立概念的階段裡,你不需要在意這些影片是誰做的,也不需要試圖把所有的東西都弄懂,因為這些都不是這個階段的重點。這個階段最重要的事情是讓你對「到你要去的國家自助旅行」變得更有 sense,所以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找一堆你覺得拍得好的 Youtube 影片,花幾天放鬆心情去看、讓自己沉浸在影片裡頭。一開始如果有做這件事,對…

寫在休學之後(五):心境

Image
不知不覺,離上一篇休學文又過了三個月。真的能深刻體會何謂時光飛逝。

這篇很短,我想嘗試用一個不同的風格去寫。總之就是不想花太多空間填充冗贅的連結詞,也懶得像過去一樣長篇大論。這次希望能透過條列的方式,更精準地紀錄一下這幾個月來感受比較深刻的心境。

思考的時間我在思索人生相關的問題時,一開始找出的答案總是會被後來沈澱出來的答案給推翻。找出答案感覺是一瞬間的事情,但實際上是在那之前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和思考累加起來,造就了找出答案的那一瞬間。當一個與人生規劃有關的問題在時間序列上被放置的愈遠時,要找出答案需要花的時間就會愈長。舉例來說,當我要決定接下來一年要做什麼時,得花上至少兩個月的時間才能找出答案;當我要決定接下來五年要做什麼,則要花上至少ㄧ年的時間才能找出答案。期望在學生時期就推知自己未來二三十年的走向是不切實際的。我接下來的二三十年是不可知的,因為它取決於我接下來的五年。我接下來的五年是不可知的,因為它取決於我接下來的一年。我接下來的一年是不可知的,因為它取決於我接下來的兩個月。我接下來的兩個月是可控的,把它做好。不要試圖把答案逼出來,留多一點的時間讓自己醞釀。
學習與成長我懂的東西愈多,會導致我不懂的東西也跟著愈多。換言之,如果我搞懂了一切,那我也將不懂一切。既然自己有很多東西不懂,就要避免輕易下論斷,並保持謙卑。同時,多關注那些不輕易下論斷的人說的話,因為這些人懂的東西通常很多,他們話語背後的脈絡往往更加嚴謹。如果我們沒經歷過一件事,我們就不可能知道經歷這件事的感覺,更難以體會從這件事中可能悟出的道理。事實上,大部分的道理都得在某個特定時刻、經歷某個特定事件後才有辦法真正理解。在那個時刻到來之前,這些道理往往會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廢話」;在那個時刻之後,才會恍然大悟,深深自覺「我以前怎麼有辦法這麼蠢」。如果你覺得這篇是廢話……沒事。我道歉。優點在某些場合上是缺點,缺點在某些場合上是優點。沒有什麼是絕對要改掉的,總之就是學習看場合。從務實的角度來看,在與陌生人交流時,應該把焦點專注在「怎麼從他身上獲得一些我原本不知道的資訊」。重點在完善自己的世界觀,而不是完善他人的世界觀,最大忌是為了辯論事情的真相,導致自己漏聽一些可能很重要的資訊。在參考一個人的論述時,首先關注的是這個人與他給出的論述是否有切膚之痛(Skin in the game)。如果有,那這個論述就…

2018

Image
2018 結束了,沒什麼特別感覺。11 點多爬上床,7 點醒來,日子還是照常過。

希望接下來這一年能不忘初心,踏踏實實地過好每一天,在做人和做事上有所成長。

《從零到一》閱讀筆記

Image
最近在整理一些對我有不少啟發的書的筆記,今天分享的這本是《從零到一》。作者 Peter Thiel 是 PayPal 和 Palantir 的共同創辦人、Facebook 最早的外部投資人、SpaceX 和 Tesla 的投資者、Y Combinator 的合夥人,也是對沖基金 Clarium Capital 的總裁。《從零到一》這本書整理了他對於商業和世界的認知。

在我的認知裡,人的思想和信念是不斷在流變的,跟「人」有關的領域幾乎不存在絕對正確的思想。因此接觸相關資訊的態度應該盡可能地深刻理解作者想傳遞的想法,但不過度堅信。

在這樣的基礎下,對我來說一本好書最重要的特性就是「啟發性」,它必須讓你知道一些過去不知道、但你覺得很重要的事情,並暸解到原來看世界還可以有這一種方式。《從零到一》十分滿足這個特性。

具備高度啟發性的書之間許多觀點常常互相對立,這正是最有價值的地方:我們能從它們的共同思想看出有哪些事情是真的很重要,並從衝突的思想對提升自己對世界理解的全面性。

以上是關於閱讀這件事的一點碎念。這篇文章的內容是《從零到一》的重點筆記。書中有十五個章節,我的筆記是依照章節順序整理的。

未來的挑戰對於反主流問題「有什麼是你跟其他人有不同看法,但是你覺得很重要的事實?」,一個好答案的形式通常是「大部分人都相信 X,但我發現事實卻與 X 相反」。未來與現在必定大不相同。反主流問題的眾多答案就是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現在,好的答案能幫助我們窺見未來。進步有兩種形式:水平延伸式進步(從1到n,從一台打字機到一百台打字機)和垂直密集式進步(從0到1,從一台打字機到ㄧ台電腦)。水平式進步是複製已經成功的方法,也就是「全球化」。垂直式進步是開發新的事物,也就是「科技」。全球化和科技發展可能同時發生,也可能只發生一種,或是全部沒有進展。一戰到 1971 年間,科技加速,全球化進展不多;1971 年後,全球化加速,但多半只有電腦和通訊科技在進步。人們把國家分成已開發和開發中,意味著已開發國家已有成就,開發中國家只要隨後跟上即可。但 Peter Thiel 認為沒有新科技支撐的全球化不可能永續發展。「大部分人認為全球化將定義未來世界,但事實是科技發展的影響比全球化更大」。新科技難以在大型機構中發生,因為官僚組織的行動緩慢、既得利益者不願意冒險。新科技也非一人一己之力能達成,天才可以獨立完成…

《公投與選舉》 後續補充

Image
昨天發的那篇《公投與選舉》的文,留言有不少提問,不過我沒有太多時間去一一回覆,所以決定挑三個我自己覺得比較重要的問題統一回覆在這篇,並補充一些我覺得很重要但沒寫進去的觀點。

--

對於第一個問題:「在知道自己對大部分的議題、人的選擇都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我要如何有信心的為我的選擇、我投下的票負責?」

我的想法是:現在的我會盡可能地避免做出我無法負責的選擇。投票是權利不是義務,考量到我可以運用的時間沒有多到可以讓我深入研究公投每一個項目並做出一個令我滿意的判斷,我這次就沒去投票了。

當然這個做法對社會不一定比較好,但也無法證明它一定比較差,唯一確定的是至少我覺得對得起自己處事的原則。

--

對於第二個問題:「社會的進步好像都是建立在一次次的煽動中,但民主制度似乎又無法控制它的方向是否正確。在人民整體素養不夠的情況下,如果我們考量自身的無知和偏頗而不參與政治,社會該如何進步?」

我的想法是:把社會制度、全球經濟、科學進步、科技發展、意識形態......等不同範疇想成一條條毛線,在人類的演進史上,這些毛線從來都不是各自獨立,而是糾纏在一起的。任何一個時期的社會制度,都會受到其他範疇的牽制。

舉例來說,在人類還沒發展出科學之前,宗教幾乎是唯一能解釋世界運行的途徑,在當時政教合一的統治也許是最可行的做法。而現在這個年代,人們對世界的認知有所不同,宗教治國在執行面上也就有些不切實際,民主和共產成為新時代的治國之道。

總的來說,我偏向認為沒有最好的制度,只有當下平衡的制度。而針對「社會的進步好像都是建立在一次又一次的煽動中」的看法,我倒覺得進步跟煽動不一定有直接關聯。如果人類在其他範疇上有所突破,那我想人類社會總體是進步的,而社會制度怎麼調整,可能只是影響進步的幅度有多大而已。

所以我現階段不參與政治,並非我認為社會不該進步,而是我認為我在其他範疇上能替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

--

最後一個問題承接著第二個問題:「但是在民主社會下,人類的價值觀、倫理道德、意識形態,乃至於法律、制度等這些方面的進步,例如解放黑奴、女權崛起,或近日的學運、公投議題,這些改變好像都是許多人民帶動出來的潮流,以至於成為主流而促使社會進步。而這些人民可能大部分都如你所說無知,他們只是被煽動了。如果大家都因理性自認無知,而不參與,那麼誰來維持民主社會的前進?」

我的想法是:雖然這個觀點不見得那麼主流討喜,但…

公投與選舉

Image
我就直言了:絕大多數的人,對絕大多數的事情的暸解都可視為幾乎無知的程度,同時人們通常不知道自己無知的程度到底有多高。

人類世界作為一個複雜系統的基本原則是,極小的改變可能足以產生極大的影響,大刀闊斧的改革也可能毫無效用。在一個領域內下決策所造成的影響力,大多數時候都會向外溢出到其他領域,這使得你站在不同格局下所得出的結論常會互相矛盾,而且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所站的格局是否足夠大。

一個我喜歡舉的例子是,那些初學經濟學、特別是讀了一點亞當斯密的人總喜歡質疑:「為何政府要干預經濟,不完全開放市場自由?」但歷史告訴我們,太過自由開放的市場,很可能正是導致二十世紀初的經濟大恐慌,進而促成德國法西斯化、納粹崛起、二戰爆發的元兇。

問題在於,一開始誰想得到自由經濟可能會引爆世界大戰?

同樣地,能源議題、同婚議題、東奧議題,你真的認為你已經清楚暸解到,在公投中投出同意/不同意的那票,對社會整體可能會造成什麼影響嗎?

很多人在公投前一年才開始去暸解公投內容的相關議題,並且聲稱他們做了功課。但任何經歷過考試制度的人都知道,做功課不代表你考試就會拿一百分,資質不同的人做功課帶來的效益也不一樣。

在真實世界中,有做功課只代表你對這些議題的暸解比沒做功課的人多了那麼一點點,跟你對這些議題的看法是否正確沒有直接關聯,甚至連是否會提高正確的機率都有待質疑。即便你的看法是正確的,那也只是在某一個格局下正確,在另一個更高的格局下又是另當別論。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換到市長選舉也是一樣。我認為以下論述更接近事實:媒體和社群著決定著你會接受到什麼樣的數據,你也無從得知那些查不到的資料。你不是專家,你既不懂市府的真實運作,也不懂哪些政績應當歸功於誰,更不知道眼前的政治人物實際上是個怎麼樣的人。你認同別人整理出來的結論,往往只是因為它感覺很棒、讀起來很合理,而非你有進行獨立的思考和分析。

評價一個人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對於一個平時素不相識的公眾人物,只因為一些片面數據而死忠護航或言語攻擊,我實在難以苟同。資訊永遠不可能全面,但至少要暸解到片面資訊下的認知有多麽不靠譜,不要只會在課堂上談批判思維,在真實世界中卻毫無素養可言。

最後,一項決策究竟是對社會好,還是社會認為它好,是兩回事。有人在追求私利的同時促進社會進步,也有人做著被社會認可的事業但實質上對社會毫無益處。每個人可以有每個人的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