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y

文章索引

原本這個部落格存在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沉澱一些心得、紀錄我覺得重要的事情和保存年輕時的回憶與思想。沒想到寫著寫著發現不少文章的瀏覽次數出乎意料的高,也讓我意識到我的想法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許多素不相識的人。

所以基於「可能有人在看」的前提下,我決定將文章分門別類後做一個索引,讓大家方便查詢。每個分類索引中的文章由上到下是按照寫作時間由最舊到最新排序。

被加上紅字粗體的文章,是在遇到一些對我人生影響比較大的事件後,認真投入撰寫的,某方面來說也算是種精選吧(笑)

一學期一百道菜計畫

Image
這學期剛開始時,因為物理系的朋友用比宿舍還便宜的價格提供舊家讓我和幾個朋友住,我獲得了廚房,並且附近有著熱鬧的市場和生鮮超市。在得知這兩條資訊後,決定重開廚藝技能點,向台北的食物們說再見,也決定趁這個機會,目標透過一學期的時間將腦中內建的食譜清單量從二位數提升到三位數。

於是學期中和最佳小助手吳囿瑩開啟了「一學期一百道菜計畫」的挑戰,想讓自己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料理百菜的廚師。

當時完全沒料到在學期剛過一半時會決定休學,我的一學期也就此結束。原本想以囿瑩的一學期來將這個計畫繼續完成,但最近因為加入一家新創公司摸索學習、為了鞭策自己最大幅度的成長,決定先將這個計畫緊急中止,對我這個 87 停留在第 56 道菜也許是神的旨意吧 Orz

未來會不會哪天心血來潮把它完成,就看緣分啦!
以下紀錄本次計畫的完成清單:

客家小炒(1/100)

辣子雞丁(2/100)


蔥脯蛋(3/100)


詹氏牛肉麵(4/100)


塔香蛋豆腐(5/100)+香烤鹹豬肉(6/100)



煎烤梅花牛排佐馬鈴薯(7/100)


嫩煎里肌牛佐辣番茄風味醬之歐式套餐(8/100)


韓式部隊鍋(9/100)


宮保雞丁(10/100)


蒜炒香腸(11/100)


香腸蛋炒飯(12/100)


焗烤番茄海鮮燉飯(13/100)


起司鮭魚燉飯(14/100)

寫在休學之後(ㄧ點五):螺絲釘文的Q&A

Image
上禮拜的某天晚上,我因為寫 code 寫到有些疲憊,想說放鬆一下,心血來潮決定寫點文章抒發自己對學習、對體制、對世界的一點看法。在把腦中想法構思組織一番之後,分類出幾個主題,計畫利用休學後的閒暇時間寫一系列的文章。

於是當天晚上用了快四個小時寫下《寫在休學之後(ㄧ):別做螺絲釘,做自己》這篇文,隔天早上也沒想太多,稍微檢查後覺得沒問題就發出去了。沒想到竟造成比我意料中還要大的迴響,這陣子訊息量和好友邀請也大到有些難以負荷的程度。

由於我最近實在太忙,訊息很多都是已讀狀態,沒辦法每則都回,只能在此說聲抱歉。剛才稍微整理了一些網友針對原文敘述所提出的問題與質疑,決定用這篇來一次性的回答。

Q: 走出自己的路是很好,但你只從你個案的立場來思考學校該怎麼樣,不覺得太過偏頗嗎?

我的立場當然不能適用在全部的學生身上,但這篇文會受到某種程度的關注,部分就是因為不少論點能適用在非常多大學生身上。特別是文中舉的例子,周遭很多同學都抱怨過,他們只是發出的聲音比較沒被看到,並不代表問題不存在。

同時,作為一個曾經的台大學生,用自己的經驗點出我所認為台大(或是任何大學制度)存在的問題,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因為任何體制都該能被挑戰,對事情提出批判才能找出問題、解決問題、讓體制進步。

Q: 對你沒意義的制度,並不代表對別人也沒意義吧?以一個系而言,這些制度是它把關自己系的產出的手段,期望放寬標準的同時,有考量過這樣作真的對「物理系」、對「數學系」好嗎?

同意每個系都有把關自己系的產出的手段,但「放寬標準」跟「放低標準」兩者是不一樣的,放寬意味的是給予學生更多彈性。當前的制度缺少一個能讓學生因應不同的個人情境去抬高、轉換標準的彈性,是我覺得很難過的地方。

到底是要讓學生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還是成為科系希望他們成為的人?這個問題一直都在。如果制度沒辦法兼顧兩者,就代表可能還有改進的空間。因為科系是以人為主體,當一個系因為規則缺乏彈性,導致無法得到大部分內部學生的認同,我認為就是對產出沒有做出足夠好的把關。

Q: 你如果保持著坦然面對的心態,自己不去要求優異的成績的話,不就沒有所謂強制地扭曲了學習節奏的問題了嗎?

說得沒錯。好成績使得節奏被扭曲,好節奏使得成績可能變差,這規則實在太怪,所以我坦然的休學了。

Q: 課爛,要麼反應,不然就想辦法省力地考過啊?課堂上不也可以讀自己的書?實力夠的話不去上課、出席…

寫在休學之後(ㄧ):別做螺絲釘,做自己

Image
休學後,雖然還是一樣忙,但是忙的比較有意義,也比較有時間思考自己在做的事情。趁著忙裡的空閒,決定來不定期的寫一系列文,把重要想法給收斂起來,順便幫助將腦中的思考具像化。這篇文接續自休學,以及我發在 Medium 版的:從雙主修到休學的一年,有興趣可以參考以上連結。
第一篇想深入談的是一些細節,講我在大學裡感受到的問題,然後分享最近在做的一個有趣專案,用它來解釋離開大學體制可以學到的東西。最後會談一點自己的理念、警惕和願景。

想要寫這些細節的動機,一方面是因為我不喜歡只做抽象層次的陳述和評價,而沒有給出具體實證想法的論點。另一方面則是基於一些朋友希望我分享學東西和做專案的腦中思路,我想這是個很好的機會。


首先來談談我在大學感受到的問題。讓我們在腦中回顧一下,大學是怎麼賦予學生知識的呢?

先不論透過什麼管道入學、也不談喜歡與否,想像你現在考進台大的某個科系。系上的教授會跟你講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系上會規定,你至少要完成什麼樣的課程才能畢業。可是注意了,這裡頭的「至少」,通常不少。

以台大物理系為例,你要修普物、普化、普生,要修很多衍伸出來的實驗課程;到了大二、大三,必修還有力學、電磁學、熱物理、量子物理。為了確保你的數學能力足夠,你要修好幾門應用數學課;為了確保你達到台大最基本的素質要求,你要修國文、英文;為了確保你在學業中沒有忽視掉服務,你要修服務學習,內容可能包含掃系館等雜活;為了達成台大學生理應具備的多元智能,你要修一定量的通識,而且還不能和自己的專業有所重複。

你逐漸發現,在完成這些「至少」的過程,自由度已大幅受限。什麼是重要該學的、什麼是不重要的,學校都幫你想好了。他們把知識封裝後,放在名為課堂的平台,讓學生像電腦一樣把相同的知識一份份下載進腦中。

現在來看一下我的個案。我喜歡物理,所以來到物理系,但馬上發現兩個問題:首先,因為高中基於興趣的關係,大學物理系的必修有六七成已經自學過了,而系上許多課程的教學品質和難度並沒有達到我的期望,效率也不會比自己翻書來的快。可是,除了大一普物和微積分以外,其他的必修課竟然沒有任何免修機制,要畢業,就得花很多時間修 CP 值相對極低的必修課。

再者,我覺得物理系的應用數學不是很嚴謹,加上對數學系的不少課程很有興趣,想去數學系修課再拿回來抵應數。怎知道物理系不給抵,並給出「物理的訓練和數學的訓練有不同的價值」之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