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足球夢(終):起點


冠軍戰隔天,我缺席了早上的頒獎典禮,雖然被問起時都以要考電磁學期末考為由,但事實上期末考也遲到了整整一小時。我躺在床上發愣,回想著前一天,看著球從門上方直直飛過,那個至今仍無法忘卻的景象。當時灌滿全身的,是懊悔、是恐懼。而最後的PK罰球若能保持平常心,常理來說是對射門者絕對的優勢,但我心中的心魔消弭了這樣的優勢。罰球宛若失去生命,雖然射正卻一點力道也沒有。

當初開啟班足冠軍夢的人,最後卻親手讓這場夢化為泡影。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比賽結束後,隊友、同學看到我崩潰的神情,會拍拍我的背,說做的已經很好了。他們說著「亞軍已經很棒啦」、「那種情況難免會有失誤」、「我們都很開心喔」,但不知怎麼的,雖然淚水終於止住,卻愈聽愈難過。內心的空洞沒有被填補,反倒不斷擴大。

花了那麼多時間協調場地、安排訓練,甚至是調解衝突,常常徹夜的思索著如何贏球。一直到最後一刻,幾個月來為之奮鬥的一切、那個心底堅信會達成的目標被硬生生擊碎,我突然感到漫無目的。

我已經無法確定下次在球場上罰球時,自己是否還能站得住腳。一切是那麼的歷歷在目,一切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我是個稱職的隊長嗎?我曾經認為自己相當稱職。因為我花了最大的努力,把球隊氣氛、實力和練習環境放在第一位,不斷地為了下一步在努力策劃,不斷地琢磨著怎麼樣才能讓隊伍更強。然而直到結果出來,才瞭解到自己是多麼的天真。

隊長是最不應該失誤的那一位,我卻犯下了全系列比賽中最大的失誤。

隊長是最不應該哭的那一位,我卻成為賽後最先痛哭失聲的球員。

隊長不應該受到心境波動影響表現,但在失誤後我卻變得膽怯,沒拿出應有的實力。

隊長應當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能在關鍵時刻完成任務、帶領球隊贏球。比賽的最後五分鐘,是決定勝負最關鍵的時刻。當我方拿到球時,大部分的球權最後都會集中到我和杰哥身上,此時能肩負著場上其他隊友所寄予的得分大任,才叫稱職。而我卻因為一球失誤所帶出來的波動,失常,也失格了。

未來在球場上,我還有資格承擔如此巨大的責任嗎?又或者,還想要再感受一次這樣的體驗嗎?如果沒有給自己強加這一切責任壓力,如果能當個純粹的球員,在練習時心中只有變強、在比賽時心中只有取勝,也許這場比賽結果會有些不一樣吧。我想要擁有更好的心理素質,成為一位關鍵時刻會起到作用,而非自亂陣腳的球員。

審視著自己落魄的模樣,我對自己做出這樣的許諾。

轉眼間,學測與指考相繼結束,同學們有些晉升為大學生,有些仍在為未來拼搏。在比賽結束後到畢業前的這段時間,當初那顆讓全班為之瘋狂的足球總是靜靜的躺在教室後的地板上。偶爾會有人到後面隨便盤一下球,「我要讀書啦」的聲音就會隨之出現。

不過呢,某些人不時還是會懷念起當初在球場上奮鬥的過程。到了三月,提早成為大學生的同學們雖然生活略顯頹廢、體力變差,球感也消失殆盡,但當你對他們說:「踢球囉!」時,由八九人組成的19班雜牌軍還是湊得到的。雖然沒辦法派出最華麗的陣容、沒辦法保持最完美的狀態,種種低級防守、奇怪失誤總是會一再上演,但是當初冠軍戰飲恨的那股失落已隨著時間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想要珍惜最後這段一起踢球時光的心情。

在三月到七月期間,我們因緣際會下認識了成大都計系的學長,並且跟他們的系隊約踢了好幾場友誼賽。我們也曾組成一中成大聯隊,在操場與一群越南人踢十一人制,被這些來自南方的大哥和大叔們用超溜腳法和傳導組織給血洗。在畢業季即將來臨時,新進來的科學班小學弟和我們約了一場友誼賽,對手是來自建興母校的「二零太陽城」隊。頹廢的大學生們只踢了半場便氣喘吁吁,對面16歲的小高一卻仍戰意十足。上下半場結束時兩方處於2:2平手,最後進到PK賽,我再度站到場上,將12碼球著著實實的踢飛。

高中足球夢結束了,但我的足球之路仍在延續。

一年過後,來到台大新生盃的賽場上,這是繼班際足球後我所參與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我們物理系和對手法律系纏鬥到4:4的僵局,比賽被推進到PK。如此熟悉的舞台,如此熟悉的場景,如此熟悉的恐懼感,就好像回到當初,我再度站上罰球位置。沒想到這樣的時刻竟然這麼快就到來。

從九人制變成五人制,球門變近、但也變小了。不論如何,我都不希望再跪倒在地,現在的我想做的只有一雪前恥,把這球狠狠地塞進球門。雖然雙腳依舊不聽使喚的顫抖,但為了不再犯相同的錯誤,我強硬的讓身體服從我的思考。

刷。

刷。

24球PK,最終6:7飲恨,然而我的兩次罰球都成功射進了,大學PK賽的罰球命中率100%。足球之神,你看到了嗎?

一年來,我一直在試圖讓自己轉型成另一種類型的球員,好以克服冠軍戰殘留在心底的陰影,在足球場上重新出發。而我轉型的參考對象即是杰哥。在班足的比賽中,杰哥是班上唯一一位我認為實力在我之上的隊友。他一人在四場比賽中得到三分,其中有兩分即是來自罰球。實戰中100%的罰球命中率穩如泰山,如果冠軍戰前一晚的罰球練習他沒有失常的話,延長賽時我應該會二話不說直接放杰哥上去射爆對面吧。

這位19班的7號,是一位稱職、厲害的球員。而我眼中的他,在球場上時心中沒有包袱。

雖然高中時身穿10號球衣,希望能成為梅西一般的狠角色,然而到了大學,當系隊的大家開始選擇自己的球衣背號時,我果斷的選擇了7號。不是因為C羅,也不是因為貝克漢,而是因為當一年前的我在懊悔著自己的弱小時,是19班的7號靠著實力在支撐球隊,是19班的7號在一場又一場的比賽中拿下關鍵得分。

我想要成為那樣的球員。我想要拋開所有的名號與職守,不再是什麼盟主、隊長、10號,而是在球場上享受與人競爭的7號。從新生盃拿下帽子戲法、到罰球全進、再到台大聯賽首戰率先得點,這是我以7號重生的大學足球進行式。

雖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面對真正的強敵仍然會慘遭肆虐,但至少心境轉變了。不論輸贏、不論強弱,至少在場上時能全力以赴,享受比賽的緊張感,我要的只有這樣。

這就是我全新的足球之夢。



(終)

Comments

  1. 怎麼不該哭呢?正因為是隊長,是口口聲聲說著、也最想贏的。
    最後的時刻,那顆球闖入我的視野中的時候,我很害怕,我知道勝負就在這一球了,我沒有自信。但是我沒有時間想這些、注意這些了,我真真只剩下一個念頭:我想贏。
    看準最好的位置,可是我失誤了。場上的氣氛瞬間凝結,我甚至沒有勇氣轉過身去面對我的隊友,可能我也是個失格的隊長吧!
    痛苦了很久,在離開大家後終於忍不住動搖的情緒,衝出餐廳蹲在路邊哭了起來,抓住一個人就開始傾吐。
    現在那仍然是不堪回首,能做的就只剩下變強了。只希望下次機會再來臨時,能牢牢地抓住。

    ReplyDelete
    Replies
    1. 好喜歡你的文章!任何瑣碎的小細節、一點一滴都想記下來;好像在對別人說,有時候卻又像忘了旁人,在跟自己說話,此時說的正是最真實的自己。覺得跟我很像!哈哈~

      Delete
  2. 幹,剛都快打完了突然被我自己手賤關掉,反正也睡不著就再打一次吧~
    高中時我曾修了名叫運動文學的廢課,真的又廢又冗但不知為什麼看到詹皇這篇時就突然想到吳百騏老師曾在這門課講過的一句話,他說對每個人來說運動的意義都不同,但他覺得運動貴在享受,那什麼叫享受呢?有些人覺得贏球是享受,有些人覺得守住對方的強將是享受,有些人則只單純享受與球與大地接觸的感覺,我覺得這單純只是價值觀不同罷了,對你來說你在踢足球時還能感受到這種享受,那就繼續堅持下去吧~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