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足球夢(三):夢想

CSL的兩位副幹事,未來班足的防守鐵壁
「我們要拿班足冠軍!」

在某年某月某日某高中停車場旁的空地,幾位學生如此呼喊著。

那是個大家把巨石當球門踢的日子,那也是個大家看到教官便四處逃竄的日子。下課一到,「踢球囉!」的響亮聲音一定會出現,從窗外透進來的光線是多麼的誘人,六七個人衝到空地迅速完成分隊便馬上開始對戰。畢竟加入了球隊,我常常把當天練習學到的東西回去傳授給同學,像Circle傳球、一對一防守與過人等等,雖然沒辦法讓大家達到球隊級別,但至少整體也算有個不錯的樣子。看著每個人把球傳來傳去,有時傳、帶、傳、過人、射門,眼前出現了漂亮又精準的突破之景,說實在讓我還蠻得意的。

科學班有個魔咒,就是與班際球賽的勝利十分沒有緣分。雖然有些屆的科學班可能在某種球類上有不錯的表現,但通常贏個一兩場最後還是以輸球告終。全年級19個班級,歷屆科學班約四十起班際球賽賽事,最好的成績是進到四強,但大部分的賽事都於首戰便落敗。

可能是人數關係吧,除了三個特殊班以外,所有班都有44個學生。我們班扣掉6個女生,男生加總也只有24個。班籃四節20人不能重複、班排3節18人亦不能重複,主將在場的那節勉強能取得優勢,但就整體來說仍然不敵其他班級。就較少人的競賽來說,班上同學的程度無疑是十分厲害的,曾拿下四百接冠軍、游泳150接亞軍、一百公尺金牌、兩百公尺金牌和跳遠金牌等重要大獎。但是一遇到班際球賽......

高一上班籃:首戰落敗。
高一下班排:首戰落敗。
高二上班排:首戰落敗。
高二下班籃:一分之差,首戰落敗。

首戰落敗如同魔咒般附在我們班上,最後一次籃球賽的那一分,是大家最接近勝利的一刻,卻依然不被勝利女神給眷顧。高三的足球和桌球是最後的機會,但就全年級學生的熱情程度來說,要奪得一場轟轟烈烈的勝利,只剩下足球了。

在我們班上,只要想到足球便會想到那群成天在停車場踢球的死屁孩。身為屁孩之頭,這件事情我無疑得負很大的責任。再說過去班際球賽只要一輸,大家最後的結論總是:「沒關係,高三還有班足阿!」「就交給CSL啦!」,CSL的成員們也都對高三班足感到十分期待。不過就客觀分析來看,球隊同屆足球比我強的人,一個手掌數不夠,兩個手掌勉強數得完。這些人分散在不同班級,未來一定也會把班上同學的足球風氣給帶起來,再加上一直以來科學班都有的人數劣勢,要在班足奪勝看起來是一件很難達成的目標。

然而只要懷抱夢想,就等於下定決心要對抗現實,「班足要怎麼贏」成為我每天都在思索的問題。很快的CSL召開了臨時會議,盟主、兩位副幹事、兩位決策委員與一名足球顧問圍成一桌討論著班足的將來。


副幹事昱祥:「我覺得進攻方要先確認好名單,因為默契很重要。」

我:「是這樣說沒錯,但我認為班足這種比賽最重要的還是防守的能力。」

決策委員勝洋:「個人的一點小看法,要不要下課把大家找來練傳球?」

副幹事丞傑:「你覺得我們下課能召集到多少人來練?(推眼鏡)」

決策委員阿善:「阿是不會分批練喔?」

足球顧問杰哥:「搞基囉!」


最後大家得到了幾個結論:

1.足球作為團體戰,一兩個人變強絕對不夠,要贏的話只有讓大家全部都變強。
2.大部分球隊的隊友在班際賽應該會以自己硬切為主,所以中後衛防守的能力要練的紮實。
3.愈多的練習賽愈好,進攻和防守的默契要打出來。
4.傳球喊名字、防守不出腳等球隊一再強調的基本能力要讓大家銘記好。
5.要替後防訓練大腳、傳球、協防,進攻訓練過人、盤球、傳中、體能。

雖然班足奪勝是夢想,但想著想著,感覺離夢想也一步一步地在靠近了。五月的我從物奧選訓營回來,班際球賽約十月底才會開始,五個月的時間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兩年來讓大家相信著可以在班足打破魔咒,兩年來呼喊著不知道多少次要拿冠軍,我相信停車場的那些回憶是貨真價實的,我也相信是時候該兌現自己曾許下的承諾了。

不過就在正為夢想努力的路途中,五月中旬的某一天,我在和同學踢球的過程中左腳翻船,拇指發出啪的一聲,下一次碰足球是三個月後的事了。

(待續)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