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物理奧林匹亞決選選訓營日誌


以前總是很好奇物奧選訓營到底在幹嘛,但網路上用學生角度寫的相關介紹卻少之又少,於是興起紀錄選訓營生活的想法。這篇文章算是選訓營的一些課程記事加上個人的一點小小吐槽,如果感覺魯魯的還請見諒~

Day 1 (3/23)

早上啟程到高鐵站上台北,和哥哥一起去吃中餐,接著就到師大會館等報到。台北的天氣真不是蓋的,台南的太陽已經大到中午穿個短袖下午就皮膚黑掉的程度,台北卻颳風下雨順便讓我的雨傘才第一天就開花,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南轅北轍嗎?進師大會館時已經有不少學生在等候,當中有一些之前在學科全國賽認識,所以我就湊到雄中幾個朋友(郭庭佑、鄭仲堯等)的小團體玩手機裡一款奇怪的影子遊戲等。

到了報到的時間,上去放行李順便認識室友。房間是三人房,但我們這房原本有個和我一樣來自一中的神人學長(簡稱乃神)棄權,於是變成我和另一位嘉中的兩人共用三人房。室友柏翰是前前科奧金牌,去年高一時就來過一次,跟神住同一間房不知道會不會變厲害呢?

輔導員領著我們搭公車到師大的一間會議室,也是當初比學科時等待面試的等待間,說起來對這個地方唯一的印象就是當初打血腥九九的牌桌阿。負責物奧的賈至達教授在那邊解說著接下來這段時間的安排和注意事項。每餐都有80元的配額,可是只能在學七(師大的一個小餐廳)用餐,也就是說接下來三周每天三餐都要吃同樣的食物,希望二十天下來不會吃膩。

大部分的晚上都是自修時間,回房後我和柏翰就各自拿起書來讀,畢竟第一天總是最認真充滿幹勁的。不過柏翰的書量大概是我的兩倍吧,其中一半是Campbell Biology和一堆生物奧林匹亞的教材,而且他生奧複賽全國第二,看著他在物奧選訓的第一天竟然是先拿生奧的書起來讀......神的光芒在第一天就綻放了阿!


Day 2 (3/24)

昨天因為雨傘開花傘架斷掉所以買把新的傘,沒想到晚上晾傘時傘面撞到陽台的鐵架,起床時發現才剛買的傘似乎不能用了。中間一度把斷掉的支架重新用橡皮筋接好,但變得只要風一吹就會向上豎直。於是到便利商店重新買把新的傘回來。

選訓的第一堂課是質點力學,教授是之前在學科面試時遇過一次、在TYPT辯論賽又遇到一次的張嘉泓教授。上課教的理論都很簡單,但題目有幾題是以前考古時覺得神難的力學。教授只要遇到比較難的題目時都會說「喔喔這題很cute對吧」、「這題我設計的,超cute的齁」,他應該從來沒看過學生在考場上看到這種題目時的表情吧......(大部分人應該會直接跳過,以至於到底有沒有cute可能根本沒人知道XD)

下午的課是賈至達教授的光學,前半部分的時間都在講電磁波,後面就直接用電磁波的理論去講光的一些性質。大部分的內容都是選訓教材本來就有的,所以就當個複習。下課和雄中的吃完晚餐要回教室自修時遇見教授,雄中一位學長因為穿的衣服有點薄,教授便叮囑:

「同學,這裡天氣變化幅度很大,要記得穿多一點衣服,不要感冒囉」

然後教授看到我,拖鞋,短袖,短褲,薄外套

「同學你來自菲律賓阿?」

話說我走回飯店時雙腳已經凍的沒有知覺啦!


Day 3 (3/25)

昨天六點半起床,發現有點太早;今天七點半起床,發現太晚啦。早上和柏翰匆匆跑去搭公車,看見同樣住師大會館的資訊奧林匹亞選訓學生不慌不忙的在樓下集合,是有沒有這麼清閒阿XDD 不過雖然八點上課,但教授大約八點十五才到,就好像去威修看電影時,時刻表上的時間開始後十五分鐘都在播廣告和預告片一樣,搞不好七點半起床是剛剛好的時間也說不定。

今早的課是前物奧主辦人林明瑞教授的數據處理,教授發了一本數據處理的課本,內容比選訓第三冊關於實驗的篇章還要完整的許多。教材明明不斷在更新,每年發的選訓教材卻永遠停留在2009年的版本,該不會是當初印太多要等到發完後才會更新吧~教授對於高中生物理教育有著超乎常人的執著與熱血,講課的風格有種異於常人的執著。途中會穿插一些婊數學系的話,像是數據處理應該由物理系的教授來教才對、數學系的教授都不懂實際、數學系某些東西很白癡之類的,還有一句經典名言:「時光會倒退?胡扯!全世界的物理學家都氣得跳腳!」。聽課途中發現越到後面開始有點聽不太懂,教材裡面又塞滿一堆硬梆梆很難啃的數學證明,後來在吃飯時和柏翰討論一下才搞懂。突然覺得自己以前做實驗處理數據的方法實在有夠粗糙阿阿阿!

飯後是實驗課,兩人一組,分別做一個不同濃度的丙三醇折射率實驗和一組光電池實驗。發現有學生數據處理的能力強到都已經變成反射動作,而我在算誤差時卻手忙腳亂還要回想早上教的誤差傳播偏微分算法......晚上回房間,跟柏翰借來和他同組的前新竹實中備取國手的實驗報告書(柏翰表示:那傢伙拿到數據直接啪啦啪啦的就把報告書完成了),然後開始重新讀林明瑞的講義,接著就算數據誤差算一整個晚上,終於熟悉處理數據的感覺。

PS 在選訓營學習效率超高阿,平常可能要花一個禮拜慢慢搞懂的東西在這邊一個晚上就拚命的弄懂+熟悉了。

今日新增角色
新竹實中去年備取國手:神


Day 4 (3/26)

改七點十五起床,發現還是有點太晚。不過教授也晚到啦(因為YouBike沒地方停)。早上是檢討兩屆國際賽的理論題,上課的是嘉義吳鳳科大的蔡尚芳教授,講話很有趣,會一直婊題目的不完整和不人性。話說我對吳鳳的印象只有今年二月和球隊到那邊比五人制足球南區複賽時讚嘆吳鳳的人工草皮球場和女子足球國家培訓隊的實力。沒想到竟然會在物奧選訓這邊遇到吳鳳的教授!

雖然課程排六題理論題,但實際上教五題就下課了。老實說我覺得國際賽考古題不需要特別安排課程檢討,附的詳解寫得已經頗清楚,如果連詳解都看不懂那上課應該也不會多懂多少吧~拿來做實驗倒是比較實在(自從昨天做完實驗後就一直在想實驗XD)

下午又是賈至達教授的課,這次教熱力學。我的熱力學能力大概只有比普物範圍再好一點點而已,聽教授到課程後半部開始講一堆不同的自由能、相變、焓的推導時我又陷入聽不太懂的漩渦。不過看下課後其他學生的反應後發現好像大部分人都有點難以消化,除了神上課途中問不少聽起來很厲害的問題以外,很多都在努力消化剛才上課的內容。聽說神上力學帶朗道場論,上熱學帶統計物理,然後教授講課時曾對旁邊的學弟說「這條式子其實有著更General的表述方法」等等,實在太強大啦。

晚上回宿舍後,拿起新概念物理的熱學開始狂啃,花一晚的時間讀書跟和柏翰討論,連上樓洗衣服時書都不離手,到快十一點時才終於把大部分上課中不懂的東西都差不多弄懂,同時也解惑不少以前寫考古題遇到的問題。昨天啃數據分析,今天啃熱學。如果一整年每天讀書效率都這麼高的話我應該也有機會變成神吧。


Day 5 (3/27)

昨天因為一下子塞太多東西進腦中,晚上失眠到快兩點才睡著。早上七點和柏翰拖著身子去上課,今天我們終於不是最後到的啦(還有時間在餐廳慢慢吃早餐)。今早又是林明瑞教授的課,這次的主題是相對論。不過因為相對論時空的概念算是我的強項之一,再加上教授教課是拿著選訓營的講義從Michelson-Morley實驗的起源開始講,所以我就在下面寫著晚點要上的國際賽考題。結果早上課上完我下午要上的考古題也差不多寫完了,再加上昨天睡眠不足一直精神不濟,所以飯後就直接騎著YouBike回師大會館睡大頭覺。

睡醒時柏翰剛回來,還從台大附近的若水堂買一套新概念物理(可能是昨天我借他翻一下覺得還不錯)。肚子已經餓的在哀號,不過師大會館旁沒什麼吃的,於是就走到師大夜市吃沙威瑪和超讚的蔥油餅,晚上回來繼續K書。


Day 6 (3/28)

我們平常從師大會館搭到師大分部的公車是74和278這兩號,不過今天早上等公車時,74和278竟然同時到,接著就看著278乾脆直接開走不停,於是默默的上了74號公車......星期六原本的餐館沒開,所以改吃另一家早餐店,隔五天終於換口味根本一個超開心!

吃完早餐,一樣的步調,到科教大樓準備等教授上剛體力學,沒想到今天的教授(尚芳教授)提早到耶!這次上課除去一般的內容外還多教一些力學的張量表述方式,算是長知識了。接著教授開始講例題彙編,也就是小灰的題目。

到下午,換賈至達的電路分析(他的課到底有多重阿),大部分內容都是普物和選訓教材的東西。教授今天稍微聊一下物奧選訓都沒女生的問題,還說我們應該要多教女生物理才對,這樣選訓營就會有女生,然後他就可以不用向上面解釋了。

不過這話有幾個矛盾點。

1.想教別人,也要別人想學才行。
2.我們教女生,女生就能進選訓營。那我們應該要有國手的程度吧。

看來教授把進選訓營想得太簡單啦(笑)

剛好今天也是TYPT物理辯論賽的周末培訓,看到駱梨出現在師大超開心的,終於在這邊看到另一位南一中的學生啦!晚上跑去駱梨的房間聊天聊了一個多小時,覺得終於出現熟人感動到不行,就所謂他鄉遇故知吧~

明天周日放假,今晚決定好好睡一番。


Day 7 (3/29)

星期天就是一個睡到爽的節奏,十點半起床,讀書讀到三點半才吃中飯。中餐去吃一家台南鱔魚意麵的豬油拌飯(台南人走進台北的台南小吃店感覺有點怪怪的),前幾口真的超級美味,但是吃到後面發現他放的豬油佔半碗的空間......雖然這樣看起來有賺到,但是吃完滿嘴油膩肚子又超級撐阿~

回房後有林昱嘉(中一中的學長)和仲堯等揪人打球,已經超過一個禮拜都沒碰球,打完球真的超級舒服。不過打球的過程中一度因為激烈,嘴巴感受到中午吃的豬油,非常噁心。是說郭庭佑中途累癱的時候就開始假裝自己是一塊肉。

回到房間後繼續讀書。來物奧選訓讀書的時間真的超多的,三個禮拜下來應該超過平常三個月的量吧~中間數度和柏翰討論絕對真空和絕對零度的產生條件,結果自己討論出不可能發生的原因還蠻開心的,觀念釐清許多。難怪教育部要辦TYPT,畢竟討論也是促進物理觀念突破重要的一環阿(雖然我個人覺得選訓營的討論比較有效率,TYPT感覺比較像是在表演)

今日新增角色
郭庭佑:肉


Day 8 (3/30)

一下子一個禮拜就過去,也已經蠻熟悉這裡的氛圍了。早上的解題課,賈至達中途又去開記者會,真是個大忙人。

第二節是傳說中的牟中瑜教授的近代物理。關於牟中瑜教授網路上有這麼一篇貼文寫道:

「Q:根據你跟老牟對談經驗,你對他有何看法?

A:老牟是那種一看就知道很聰明的人,邏輯能力非常強,我印象中他沒有被問倒的紀錄,而且可以當場完整推導物理式子給你看。很多人覺得他太聰明了,尤其是問他問題時會被冷冷地反問:「同學,我不懂你的問題在哪裡。」、「這不是個問題。」之類的話,所以害怕問他問題。作為他的導生,我必須要幫他澄清:老牟絕對不是故意要嗆學生的,他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問題在哪裡,私底下的老牟是很和藹可親的,而且據說他近幾年也慢慢開始瞭解凡人的思維了。」

個人認為他還是沒有瞭解凡人的思維。

上完課後,聽得懂的只有原本就懂得部分,其他那一大坨量子算符只能走馬看花看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啦。整堂課上完少數記憶深刻的東西只有他講的一個量子力學笑話:假設把足球看做是機率波,那守門員擋在求前面時,機率波經過干涉後反而更有機會進門(中央極大)

神在上近代物理時,雖然還是帶本量子力學,但終於沒有再低頭看自己的書,而是聽著牟中瑜的課,露出微笑。這...這...這難道就是......

神與神之間的傳承嗎!?

回房間後訂了一本書名《上帝擲骰子嗎:量子物理史話》的科普書。我覺得適時讀一些熱血的物理故事對身體還蠻健康的,另外我決定回一中後要來好好啃量子力學。碰到未知的領域卻又沒辦法弄懂感覺挺不舒服,而量子力學又聽說是那麼的刺激有趣。


Day 9 (3/31)

可能每天都吃學七的食物把肚子吃壞,今天肚子超不舒服。早上又是賈至達的解題課,賈至達教授也又在中途去開記者會。當主任兼負責人感覺就超忙,好像全部的活動都要出面,像能力競賽、TYPT、物奧等......真是辛苦教授啦~因為很睏肚子又痛,上完廁所後就跑到後面的沙發睡覺。那沙發有點太舒服,好像就是設計來給人睡覺的欸~一睡下去醒來就到吃午餐的時間。

下午的張仲卿教授一樣在之前TYPT有看過一次。教授表示我們都很厲害,這些題目看答案比上課還快(覺得中肯,終於有教授把真相說出來了),所以開始講一個下午的故事(不是這樣搞的吧)。晚上柏翰想留自修換個讀書環境,我就跟著一起留。有留下來自修的包括雄中的肉、仲堯、昶劭,兩個科奧國手學弟白奇剛和許芳慈、中一中的林昱嘉、建中的蔡沛愷學弟,再加上我和柏翰。總歸來講就是南台灣學生加上神學弟的組合。

我驚訝的發現不少人有今年複選的解答,但是不知為甚麼學校沒給我,柏翰也沒拿到。一中嘉中好像都已經把奧林匹亞這塊給放生啦~

晚上騎著YouBike回來,拚一題力學題,睡覺。
我好像真的老了,也不過解一題就想睡啦~


Day 10 (4/1)

今天是愚人節。
今天是月守生日。
今天早上起來好想睡,發現早上是上物質。物質?好像蠻簡單的。
所以決定倒下去繼續睡,晚點在房間讀書。沒想到再次醒來時已經十一點啦。

後來騎著YouBike去師大吃午餐,天氣超熱,跟剛來時那連日大雨天差地遠啊!騎到一半時發現兩腳拖鞋穿的不一樣,左腳穿我帶到台北的正港拖鞋,右腳穿師大會館的拖鞋,相對左腳超不舒服,果然旅社的拖鞋和正港的有差啊!

所幸有趕上林明瑞的實驗課程。雖然在學校就用過示波器,但是聽他講示波器的完整運作原理還是覺得有長知識。而且還完整重教電阻電容的看法、麵包版的用法(智鐵的仇恨阿),後來練習幾個實驗(分壓電路、交流電路相位差、李賽氏圖形看法),感覺實驗能力頗有精進。不過神這堂課好像翹課了XD(可能是覺得太簡單吧)

晚上再度留自修。白奇剛送了兩根香蕉,我和肉各吃一根。然後我開始和仲堯放梗。

《對話A》
我:「你信不信踩香蕉皮會滑倒」
仲堯:「不一定」
我:「不信你踩踩看」
仲堯:「不要」
我:「到時候實驗模擬考測量香蕉皮摩擦係數就不要怪我沒提醒你」

《對話B》
肉:「為甚麼你香蕉皮要放桌上?」
仲堯:「因為這樣蚊子停在上面會滑倒」

《對話C》
我:「為甚麼我都打不到蚊子?」
仲堯:「因為蚊子有複眼,反應很快」
我:「那為甚麼我打下去時產生的氣流不能牽制住牠?」
仲堯:「因為蚊子力氣大」
我:「反應快......力氣大......阿蚊子是打過棒球喔」

今晚發現仲堯讀的普物是傳說中的李怡嚴物理,然後我和柏翰看的是新概念物理,之前看到其他寢室的在看費曼物理,神看的則是朗道物理。

說好的聖經Halliday呢?難度完全不同啊!


Day 11 (4/2)

今天上電磁學換教室到會議室,傅祖怡教授會抽問學生和學生互動。結果她後來好像發現有不少學生都學過在台下看自己帶的物理,所以就沒抽問了。

話說我今天弄懂磁滯曲線的圖,拿給柏翰看柏翰卻說「那不是香蕉嗎?」
(昨天的梗還烙印在腦中阿)
覺得柏翰壞掉惹。

電子實驗課林明瑞要我們測量電表的內阻。他說沒有把示波器的內阻測出來不能回去。換句話說,只要我們不去測示波器的內阻就可以做實驗做到爽啦XD

晚上到自修室後發現教室有一隻虎頭蜂。於是我把白奇剛的餅乾放進盒子裡面,想說不知道虎頭蜂會不會跑進去這個陷阱。當時做完覺得這主意蠻腦的,沒想到......

虎頭蜂真的跑進盒子裡吃餅乾了阿!!!

活捉虎頭蜂後,就讓牠體驗一下自由落體啦。

《當晚梗題》
虎頭蜂的長度L1,質量M1,餅乾的長度L2,質量M2,兩者皆可視為長方體,虎頭蜂飛行時向下施力為F。假設虎頭蜂吃餅乾速率為dma/dt,拉屎速率為dms/dt,試問此兩速率的關係滿足甚麼條件時,虎頭蜂飛行能達到平衡?

回房間後收到量子物理史話,不過馬上被雄中的徐肥借走啦~

今日新增角色
借書男:徐肥


Day 12 (4/3)

明天考筆試一,今天卻排一整天的解題課,於是決定請(ㄑㄧㄠˋ)假(ㄎㄜˋ)。畢竟要考試,還是調適一下自己的狀態比較好。早上寫一下過去的決賽筆試一考古題,覺得題目好虐。讀著讀著除中途吃一下午餐以外一不小心就快讀到晚上了。不過因為不想浪費錢,晚上又跑回師大去吃那邊的自助餐。

雖然讀書的專注持續一個早上加一個下午,不過到晚上就有點不太想讀了,通常考前都會有不想讀書的感覺,於是開始耍廢,看我那本量子物理史話。

約莫九點雄中的那那坨人回來,據說他們有看到明天考試的座位表,仲堯說我旁邊坐的是神。

我得到消息後開始歇斯底里:

「完了明天筆試一神坐我旁邊耶......要被電了!」
「附近有沒有賣電擊棒?我明天要去電神!」
「要怎麼樣才能讓我的電位比神高?」
「阿,神根本核能發電......」

最後柏翰神來一句:「你可以帶片金屬去屏蔽」


Day 13 (4/4)

早上考筆試一,肚子有點痛。考的題目感覺沒有想像中難,每題都有想法,但就是有那種題目第一小題算錯或誤解題意,後面即使算法對,但答案就跟著錯導致連扣。賈至達教授說這樣的情形會被扣大量分數,於是乎我有兩題的分數好像就這麼沒了。

雖然後天馬上就要下一場考試,但剛考完很多人都沒心情讀書。看到白奇剛拿著一本超厚的難題集粹,想說借來看看量子物理,結果看了良久只看前三個字。

這時腦中又冒出一題梗題:

Q:假設難題集粹的題目皆為理想難題,考慮難題對腦細胞的碰撞,請求出系統達平衡時腦袋的溫度。

A:約3000K,此時腦袋差不多焦掉了。

後來讀不下就去操場跟香港僑生踢足球,但因為我穿拖鞋,踢球時只能赤腳,回來腳都髒掉了。後來打籃球穿拖鞋打,打完後腳一整個痛。

晚上檢討考卷,神在拿到答案後不斷提出質疑:

「這題解答對,但過程太不嚴謹了。」
「這題解答寫錯了。」
「這題題目寫這樣太不清楚了。」
「你能畫出這個脈衝的波形給我看嗎?」
「......」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其實應該來寫篇「神觀察日記」,因為神的行為實在太有趣啦!看他跟教授辯論真的很有意思~

聽說今天晚上有月全食,考卷檢討完很多人就跑去看,不過好像甚麼都沒看到。柏翰回房後還特地跑到屋頂去找不過也沒找到。至於我呢?個人覺得神盾局特工比月全食好看XD


Day 14 (4/5)

昨天考完試真的很耗費心力,所以今天又拖到午餐時間才起床,星期天也較此變成固定的耍廢日。後天就要考理論模擬試題,除耍廢外也跟雄中借近幾年的理模考古題來寫,覺得很多題目都比複選難上好幾倍阿!

希望明天不會爆炸,今天就打到這休工啦。


Day 15 (4/6)

今天是傳說中學科面試超愛電學生的吳俊輝教授的課,我當年面試感覺就是被他從二等獎電到三等獎的~不過不得不承認教授這堂解題課教的蠻不錯的,雖然也是討論考古題,但提供不少考試時良好的做題習慣和一些想問題的方式等,還蠻受用的。

下午牟中瑜教授的流體,果然神都負責這些比較難的課。但比起近代物理,教授的流體課比較好理解,不像近物那麼殺。而且這次還有發講義,讀一讀算是對流體的一些分析和觀念有更透徹的認識。

明天就要考理模,考前真的讀不太下書,回宿舍好多時間都在搞笑,剩下的時間則是用來想2011理論模擬的題目,結果卡一題流體力學想超久。我發現流體的問題常常就是你以為你會,結果某一天可能做到一個題目後,又會發現你流體原本的觀念還不夠清晰......像我也是在今天才終於對張量有點sense。

聽說人的睡眠以九十分鐘的整數倍為佳,既然明天要面臨可能是最難的考試,今天就十點睡到明天七點吧!


Day 16 (4/7)

理論模擬試題。

第一題,暴力解簡正模。
第二題,電流重疊原理,鏡像電流。
第三題,水滴自由能。

如果是去年的我遇上這種題目可能會爆炸吧。不過這次寫起來還蠻順的,突然很慶幸當初賈至達教授教自由能的那個晚上有好好認真搞懂觀念,讓第三題成為我唯一一題全對的題目。

接在考試後的是簡單的彈簧實驗,內容不外乎就是測一測數據然後一直爆誤差按計算機按到瘋掉。可能是教授體恤我們剛考完心力交瘁,安排一個不需要技巧的實驗吧。

晚上檢討答案後找到不少粗心錯誤,發現後有點懊惱。估計約拿150分約拿90~100,感覺成績不高不低。我忽然意識到考前的我似乎總讀不下書,因此回房間又繼續耍廢,邊看那本量子物理史話邊和柏翰吐槽。


Day 17 (4/8)

筆試二乍看好像很難,一題力學、一題暴力交流電路、一題電磁運動、一題亂度與自由能、一題波函數與傅立葉分析。結果實際寫,發現其實並不難,暴力的給他暴力下去,要分析的就分析到底。雖然統計觀念的亂度原本不是很懂怎麼應用,但看題目敘述終於讓觀念更清晰,覺得物奧這種能從考試中學習的題目真的設計的好精妙。波函數的題目也是,有些原本不懂的東西,解著解著就越來越了解它到底在講甚麼。雖然後來發現力學粗心掉,最後兩題也有些數學做錯,但考試的感覺還蠻開心的,跟學校那種充滿背誦和選擇的考卷真是天差地遠。

考後做熱學實驗,跟上次彈簧實驗一樣不需要用甚麼腦力,就是一直按碼錶紀錄數據,然後處理誤差、畫圖。話說柏翰真的壞掉啦,實驗做到後來還用電熱爐去熔鐵絲,讓鐵絲前端變圓形......是考試壓力太大媽XDD

考試只剩下實驗,今天晚上稍微複習一下誤差處理便休工。反正實驗嘛......這種東西是沒辦法在宿舍準備的。


Day 18 (4/9)

實驗模擬試題也是物奧中占分比例超高的一場考試,進到實驗室就感受到一股來自四周的緊張感。這次的內容是用交流電路來測量並換算電感,有好幾個大題,每個大題大略內容就是:接麵包板電路、測量數據和誤差、理論推導、轉換數據。有些還需要作圖和定性分析。雖然考五個小時,但我大概到三小時就做得差不多了,因為有一個大題的理論推不出來,所以就沒辦法轉換數據,也沒辦法作圖。當下真的蠻緊張的,因為這大題沒寫頂多拿七成的分數。後來因為真的沒事可做就又把數據從頭到尾從做一次。

不過考完後發現有不少人實驗都炸掉了,有人只做前幾小題,有人數據轉換後變成虛數,有人實驗裝置作不太出來,還有人把正弦波輸成方波。雖然大家炸的地方都不太一樣,但至少心裡鬆一口氣。

後來傅祖怡教授檢討時表示:

「阿,這個實驗我和助教一起做總共做十個小時才做出來,當成實模出出來覺得蠻對不起你們的~」

「阿,我們實驗自製電感給的鋁柱和鐵柱寬度不太一樣,有同學漆包線包完鐵柱結果鋁柱塞不進去的真是抱歉~」

「阿那個電感我們之前原本想給你們測一次就好,可是後來發現每次測出來數據都會不一樣所以就改成測兩次,拍謝啦啦啦~」

「阿哈哈哈哈~」

心中無限吐槽。

話說銀魂昨天開撥啊啊啊啊啊啊!回房後馬上看,LAC的翻譯就是要給個讚!

晚上到建中那房去打ㄇㄠˋ,因為不知道中文怎麼打我就打注音。這次打ㄇㄠˋ大家出的規則都各種婊物奧~
「你沒說我先去開個會你們先自習一下」
「你沒說蔡尚芳好暴力」
「你沒說我愛林明瑞」
「你沒說胡扯!全世界物理學家都氣得跳腳!」
......


Day 19 (4/10)

這天還需要日記嗎?
兩個字:耍廢。


Day 20 (4/11)

今天是傳說中的成績公布日,很多人都超緊張的。有人目標是國手,有人目標是前半,而我呢?雖然來到這時常常會有同學婊一下「沒國手就XXX」的話,不過我一直都對當國手這件事情沒抱著甚麼希望。再加上來選訓考的成績好像不高不低,實驗又炸一大題,我的評估是:40%前半,60%啥都沒有。

後來教育部官員到了,教授也開始唱名頒獎。國手果然沒有我,意料之內的事。完全出乎意料地是我竟然進備取國手!!!當下真的有種超級驚喜和鬆一口氣的感覺,因為說真的這邊本來就有很多我認為實力勝於我的同學,然後考完的感覺又不是說很好,這種出乎意料一下子就被念到的感覺真的超讚的,尤其是對我這種學測指考可能會炸掉的學生來說,可以獲得直接推薦入物理系的機會實在超級無敵可貴!當下那股興奮感和不可置信的感覺不知延續多久,原本打包好的行李因為要再受訓三周又要退回去了......

決選選訓的結束,竟是亞洲賽選訓的開始......能獲得這樣的機會,真的要謝謝老師、朋友,還有最重要的:家人、家人、家人(家人的支持真的很重要)!

(亞洲賽選訓營待續)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名偵探柯南-世良家族族譜分析

柯南主線漫畫列表

物理與奧林匹亞大小事